是榕酒花茶,有时候叫程绚。
写破段子,偶尔画破画。
无限拖延症进行时,但是我很可爱,请尽量不要取关(?

【咩丐】道长与流氓(1-10)

一本正经·超严肃·超级超级严肃·一毛不拔·禁欲系·道长x我就不正经·我就不严肃·就不就不严肃·挥金如土·就爱撩·丐哥

前期逗比后期正经【抠鼻】一坑未填一坑又起,我就是这么帅气。

这对CP好冷啊_(:зゝ∠)_可我莫名的好喜欢啊2333干脆自己产粮啦>3<

1.

扬州某条街边,丐帮小流氓萧宸又和几个小丐帮躲在巷子深处补妆。

“好姐姐,昨天那个妆太淡了,今天再凄惨点,凄惨点,啊,谢谢啦!回头给你弄点烧鸡,隔壁老张家的烧鸡,那叫一个香鲜酥嫩呐……就跟青楼姑娘似得,……哎哎哎!!好姐姐手下留情啊!疼!疼疼疼疼!!!”

萧小青用青杖狠狠地敲着萧宸的头,萧宸抱头讨饶,“不说了不说了不说了哎哎哎哎哎哎!”

萧小青漠然,继续用力敲着他,“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我看这妆也不用画了,我干脆给你整一身真的伤算了。”

萧宸耐不住自家亲姐这么折腾,赶忙拽着俩小家伙冲出去了。

2.

俩小家伙一个叫夏冰,一个叫谢匠,干脆被萧宸统一一下给他们起了个外号叫虾兵蟹将了。此刻虾兵蟹将正趴在路边嚎啕大哭卖惨讨饭,萧宸却在一旁哼哼唧唧的躺下了补觉。

真是太没节操了。

好歹其他师兄会帮着师弟……装个尸体什么的。比如“卖身葬师兄”什么的。

3.

沈问雪这天刚理好衣装,从客栈出来,就听见原处传来一阵嘈杂的哭声,那叫一个哭天抢地,不忍直听,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沈问雪轻轻分开人群走过去察看,原来是两个小乞丐,穿着破破烂烂,身上灰扑扑的,而且“伤痕累累”,沈问雪思索了一刹,便解下了腰间钱袋,取出一个银锭递过去。弯腰间,沈问雪余光瞥见小孩背后不远处还躺着一个伤更重的大乞丐,瘫在石头边一动不动,怕是昏迷了。

沈问雪心尖一颤,那人别是饿死了。便在虾兵蟹将惊恐的目光中,走向那个大乞丐,蹲下身来默默注视着他。

4.

然后他就看见那个大乞丐皱了皱紧闭的眼睛,打了个哈欠,睁开了一双清澈的眸子,声音因为睡眠而带了些慵懒的软糯鼻音,“哪个不长眼的吵大爷睡觉呢……”

萧宸睡觉总喜欢敞着衣襟,此时敞开的衣襟下露出一片胸膛,从沈问雪的视角刚好能看见他印着伤痕的锁骨下一粒妖艳的朱砂痣,衬的那块皮肤雪似得白,顿时面上浮上一缕红云。

可他却更气了。

萧宸只觉得眼前一花,白袍飞飘,就被那道人制住了双手按在了地上,痛得他大声嗷叫起来。

5.

“嗷嗷嗷嗷嗷道长饶命!!”

虾兵蟹将为师兄默哀了一秒钟,然后连忙揣上那块沉重的银锭,一踏地面运起轻功,便在围观群众鄙视的目光中飞远了。

6.

“你是个什么人!”沈问雪厉声责问他,“你身为男子汉大丈夫,不老老实实工作修炼,却在这里装乞丐骗吃骗喝?!”

萧宸被沈问雪制住了,呲牙咧嘴的讨饶,“我我我我可是职业丐帮!乞讨就是我的工作嘛…”

“你四肢健全,耳清目明,为什么要乞讨!”沈问雪手上力气又大了几分。他气的很,身为纯阳宫下来的五好青年,最是看不得这样的败类,不治好他是誓不罢休的。

萧宸痛的眼泪都要沁出来了,“哎那个…实不相瞒,其实我四肢都是假肢,耳不清目不明,还是个哑巴……”

“……”

7.

沈问雪冰冷的声音在萧宸耳边响起,“若是你再……”

萧宸打断了他的话,没好气儿的道,“喂,你这道长可真是的,我可是个丐帮哎,我入帮起就是个乞丐,我只不过安了我的本分,是招了你还是惹了你了?”

“……”

“啧,道长啊,再不放开我,我可就要喊非礼了。”萧宸感觉都要吃进沙子了,连忙道。

沈问雪面如寒霜的松开他,“总之,你若是再到处蹭吃蹭喝,无理取闹,我便上书你舵,请求整治帮众!”

“哎,别嘛道长。”萧宸讪讪的笑着,他们舵主要是知道他剥削师弟,挥金如土,把上面拨下来的金银私吞下来,都花在了风月楼那群娘子的身上,恐怕他就要被乱棍打死了……

所以他很没骨气的膝盖一软,抱住了沈问雪的大腿,“道长!求您放小的一马吧!”

沈问雪:“松开。”

萧宸:“我不~”

沈问雪:“松开。”

萧宸:“我不!道长,若是你今后要养我的话,我就不乞讨了!”

沈问雪:“那好。”

萧宸:“…………?……!!!!!”

沈问雪长腿一迈,又向着客栈走去,还带着腿部挂件·萧宸x1。

8.

萧宸发现沈问雪真是腿力过人,竟然用一路把他拖回了客栈。

回去之后他发现他的衣服磨破了,瞬间心上一计。

萧宸这二十多年的不要脸功力可不是盖的,瞬间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道长…我可就这一套衣服,你都给我磨破了…”

沈问雪淡然,“我那里有,你可以穿。”

萧宸:“不要。我只穿丐帮校服。”

沈问雪:“那你就光着。”

萧宸:“啊,那好。”

然后萧宸行云流水的脱掉了破烂的衣衫扔在脚底下,全身只着一件亵裤,就躺在客房中央那张沈问雪理得整整齐齐的大床上。萧宸一抬长腿用脏乎乎的脚挑开被子,便灵活的钻入被中,还十分欠揍的道,“谢谢道长请我睡这么好的床哈,我一定会改过自新的。”

沈问雪:“……”

9.

萧宸被沈问雪面无表情的揪着耳朵起来拽进客栈中的汤泉,沈问雪给他放了皂角和木桶,然后穿着一身雪白中衣进来,面无表情的扬了扬手让他进木桶,给他洗澡。

萧宸谅是脸皮再厚也受不了了,“道长,我们今日初次相见就如此坦诚相待,不太好吧…”

“我叫沈问雪。”

“啊,沈道长,说真的,不太好,不太好!”

“你说了,要我,养你。”沈问雪阴沉下来,一字一句的道,“我向来是说一不二的。”

萧宸:“……”

10.

萧宸就这样被沈问雪洗了全身。该洗的地方洗了,不该洗的地方……也洗了。当他身上那些林林总总的伤痕和灰尘都被洗掉之后,他完全无法直视沈问雪脸上的表情…

萧宸觉得要坏事儿了。

评论(5)
热度(23)
© 冰黎_榕酒花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