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我是榕酒,画外人是花茶。

暴躁非典型著名方便面编织家,皮下是头铁嘴倔绝不梳毛聊天鬼才三花猫。

墨香相关因为琐事而坚决退坑永不复出更新,但是不会忘记当时在这个圈子里的那份快乐,文不会删,取关随意,只写自己喜欢的东西。

讨厌风波,也讨厌随波逐流。

目前所在的坑:

女神异闻录3  cp荒垣真次郎x男(女)主,真爱也是这俩人。冷坑,咕咕咕。
我永远喜欢结成理.gif
我永远喜欢荒垣真次郎.avi

恶狼游戏 刚玩不太熟,目前很喜欢的 cp 朋雪朋,伦洸伦
我永远喜欢森伦太郎.ppt

最终幻想14  bl吃龙猫,gl吃精猫,bg吃人龙
我永远喜欢奥尔什方.word

月刊少女野崎君  cp野佐  堀鹿  鹿御  野御 月(男体)松 跨剧组cp爆豪x御子柴(同cv)
我永远喜欢佐仓千代.pdf

小绿和小蓝  绿蓝 永灰 灰蓝 灰绿 灰亚麻 灰维
我永远喜欢灰羽.wav

接受各种安利,不听任何撕逼

我永远喜……喜欢跳坑.jpg

【咩丐】道长与流氓(1-10)

一本正经·超严肃·超级超级严肃·一毛不拔·禁欲系·道长x我就不正经·我就不严肃·就不就不严肃·挥金如土·就爱撩·丐哥

前期逗比后期正经【抠鼻】一坑未填一坑又起,我就是这么帅气。

这对CP好冷啊_(:зゝ∠)_可我莫名的好喜欢啊2333干脆自己产粮啦>3<

1.

扬州某条街边,丐帮小流氓萧宸又和几个小丐帮躲在巷子深处补妆。

“好姐姐,昨天那个妆太淡了,今天再凄惨点,凄惨点,啊,谢谢啦!回头给你弄点烧鸡,隔壁老张家的烧鸡,那叫一个香鲜酥嫩呐……就跟青楼姑娘似得,……哎哎哎!!好姐姐手下留情啊!疼!疼疼疼疼!!!”

萧小青用青杖狠狠地敲着萧宸的头,萧宸抱头讨饶,“不说了不说了不说了哎哎哎哎哎哎!”

萧小青漠然,继续用力敲着他,“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我看这妆也不用画了,我干脆给你整一身真的伤算了。”

萧宸耐不住自家亲姐这么折腾,赶忙拽着俩小家伙冲出去了。

2.

俩小家伙一个叫夏冰,一个叫谢匠,干脆被萧宸统一一下给他们起了个外号叫虾兵蟹将了。此刻虾兵蟹将正趴在路边嚎啕大哭卖惨讨饭,萧宸却在一旁哼哼唧唧的躺下了补觉。

真是太没节操了。

好歹其他师兄会帮着师弟……装个尸体什么的。比如“卖身葬师兄”什么的。

3.

沈问雪这天刚理好衣装,从客栈出来,就听见原处传来一阵嘈杂的哭声,那叫一个哭天抢地,不忍直听,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沈问雪轻轻分开人群走过去察看,原来是两个小乞丐,穿着破破烂烂,身上灰扑扑的,而且“伤痕累累”,沈问雪思索了一刹,便解下了腰间钱袋,取出一个银锭递过去。弯腰间,沈问雪余光瞥见小孩背后不远处还躺着一个伤更重的大乞丐,瘫在石头边一动不动,怕是昏迷了。

沈问雪心尖一颤,那人别是饿死了。便在虾兵蟹将惊恐的目光中,走向那个大乞丐,蹲下身来默默注视着他。

4.

然后他就看见那个大乞丐皱了皱紧闭的眼睛,打了个哈欠,睁开了一双清澈的眸子,声音因为睡眠而带了些慵懒的软糯鼻音,“哪个不长眼的吵大爷睡觉呢……”

萧宸睡觉总喜欢敞着衣襟,此时敞开的衣襟下露出一片胸膛,从沈问雪的视角刚好能看见他印着伤痕的锁骨下一粒妖艳的朱砂痣,衬的那块皮肤雪似得白,顿时面上浮上一缕红云。

可他却更气了。

萧宸只觉得眼前一花,白袍飞飘,就被那道人制住了双手按在了地上,痛得他大声嗷叫起来。

5.

“嗷嗷嗷嗷嗷道长饶命!!”

虾兵蟹将为师兄默哀了一秒钟,然后连忙揣上那块沉重的银锭,一踏地面运起轻功,便在围观群众鄙视的目光中飞远了。

6.

“你是个什么人!”沈问雪厉声责问他,“你身为男子汉大丈夫,不老老实实工作修炼,却在这里装乞丐骗吃骗喝?!”

萧宸被沈问雪制住了,呲牙咧嘴的讨饶,“我我我我可是职业丐帮!乞讨就是我的工作嘛…”

“你四肢健全,耳清目明,为什么要乞讨!”沈问雪手上力气又大了几分。他气的很,身为纯阳宫下来的五好青年,最是看不得这样的败类,不治好他是誓不罢休的。

萧宸痛的眼泪都要沁出来了,“哎那个…实不相瞒,其实我四肢都是假肢,耳不清目不明,还是个哑巴……”

“……”

7.

沈问雪冰冷的声音在萧宸耳边响起,“若是你再……”

萧宸打断了他的话,没好气儿的道,“喂,你这道长可真是的,我可是个丐帮哎,我入帮起就是个乞丐,我只不过安了我的本分,是招了你还是惹了你了?”

“……”

“啧,道长啊,再不放开我,我可就要喊非礼了。”萧宸感觉都要吃进沙子了,连忙道。

沈问雪面如寒霜的松开他,“总之,你若是再到处蹭吃蹭喝,无理取闹,我便上书你舵,请求整治帮众!”

“哎,别嘛道长。”萧宸讪讪的笑着,他们舵主要是知道他剥削师弟,挥金如土,把上面拨下来的金银私吞下来,都花在了风月楼那群娘子的身上,恐怕他就要被乱棍打死了……

所以他很没骨气的膝盖一软,抱住了沈问雪的大腿,“道长!求您放小的一马吧!”

沈问雪:“松开。”

萧宸:“我不~”

沈问雪:“松开。”

萧宸:“我不!道长,若是你今后要养我的话,我就不乞讨了!”

沈问雪:“那好。”

萧宸:“…………?……!!!!!”

沈问雪长腿一迈,又向着客栈走去,还带着腿部挂件·萧宸x1。

8.

萧宸发现沈问雪真是腿力过人,竟然用一路把他拖回了客栈。

回去之后他发现他的衣服磨破了,瞬间心上一计。

萧宸这二十多年的不要脸功力可不是盖的,瞬间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道长…我可就这一套衣服,你都给我磨破了…”

沈问雪淡然,“我那里有,你可以穿。”

萧宸:“不要。我只穿丐帮校服。”

沈问雪:“那你就光着。”

萧宸:“啊,那好。”

然后萧宸行云流水的脱掉了破烂的衣衫扔在脚底下,全身只着一件亵裤,就躺在客房中央那张沈问雪理得整整齐齐的大床上。萧宸一抬长腿用脏乎乎的脚挑开被子,便灵活的钻入被中,还十分欠揍的道,“谢谢道长请我睡这么好的床哈,我一定会改过自新的。”

沈问雪:“……”

9.

萧宸被沈问雪面无表情的揪着耳朵起来拽进客栈中的汤泉,沈问雪给他放了皂角和木桶,然后穿着一身雪白中衣进来,面无表情的扬了扬手让他进木桶,给他洗澡。

萧宸谅是脸皮再厚也受不了了,“道长,我们今日初次相见就如此坦诚相待,不太好吧…”

“我叫沈问雪。”

“啊,沈道长,说真的,不太好,不太好!”

“你说了,要我,养你。”沈问雪阴沉下来,一字一句的道,“我向来是说一不二的。”

萧宸:“……”

10.

萧宸就这样被沈问雪洗了全身。该洗的地方洗了,不该洗的地方……也洗了。当他身上那些林林总总的伤痕和灰尘都被洗掉之后,他完全无法直视沈问雪脸上的表情…

萧宸觉得要坏事儿了。

评论(5)
热度(24)
© 冰黎_榕酒花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