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我是榕酒,画外人是花茶。

暴躁非典型著名方便面编织家,皮下是头铁嘴倔绝不梳毛聊天鬼才三花猫。

墨香相关因为琐事而坚决退坑永不复出更新,但是不会忘记当时在这个圈子里的那份快乐,文不会删,取关随意,只写自己喜欢的东西。

讨厌风波,也讨厌随波逐流。

目前所在的坑:

女神异闻录3  cp荒垣真次郎x男(女)主,真爱也是这俩人。冷坑,咕咕咕。
我永远喜欢结成理.gif
我永远喜欢荒垣真次郎.avi

恶狼游戏 刚玩不太熟,目前很喜欢的 cp 朋雪朋,伦洸伦
我永远喜欢森伦太郎.ppt

最终幻想14  bl吃龙猫,gl吃精猫,bg吃人龙
我永远喜欢奥尔什方.word

月刊少女野崎君  cp野佐  堀鹿  鹿御  野御 月(男体)松 跨剧组cp爆豪x御子柴(同cv)
我永远喜欢佐仓千代.pdf

小绿和小蓝  绿蓝 永灰 灰蓝 灰绿 灰亚麻 灰维
我永远喜欢灰羽.wav

接受各种安利,不听任何撕逼

我永远喜……喜欢跳坑.jpg

罪魁祸首(十)

本周起恢复更新!

前世线开启√

小虐怡情大糖甜心√

 

Chapter 2

10.

“喂,醒醒啊。”

“……啊。”

黄少天在睡梦中朦朦胧胧的听见有人在叫自己。小小的身子顿时绷的紧紧的。

——被追上了吗?

“嗨,初次见面。”

黄少天睁开眼睛,便看见一个陌生的人坐在他旁边。

不是喻文州,也不是黄泉。

“你…是谁……”

黄少天后退两步缩在墙角,抽咽着抱紧身子,右手悄悄后伸,紧紧握住了腰间的那把菜刀。

“我是来带你去一个你应该去的地方的。”那人说。

“我不去!我不去!”黄少天用力摇着头,咬紧了下唇害怕的看着他。

“你觉得…”那人依旧笑着,“这是你能决定的吗?”

黄少天刚刚要拔出刀来,却被那人一记手刀砍在后颈上,软软的晕倒在地上。

“血族皇族血脉啊。”那人抱起黄少天喃喃道,“不错嘛。”

雨幕淋散之间,闪过几道妖异的红色光芒。

“是他。”一个少年伏在不远处的一道残墙边,望向那个人那边。

“另一个小的是谁?”他旁边另一个少年问。

“不清楚。”少年答。

“……。”

少年叶修望着那人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大眼儿,你确定——是他?”

第一个少年,也就是那王杰希,说,“当然。”

那另一个少年李轩说:“我们需要跟着他。”

叶修屈起一条腿坐在墙角,垂着头缓缓道:“找到就容易了。”

在那道墙后,三个少年狠狠的握紧了拳头。死死的盯向那人背影消失的方向。

他们,是那十五个废弃实验品之中存活的三个人。

体内有一半正统血族血脉,以及一半被封印的血族皇族血统。

每一个满月之夜,他们体内的能量便会失衡失控,撕扯他们体内每一寸血管。

令他们,痛不欲生。

但一切的罪魁祸首,黄泉,却丝毫不管这些人的生死。

实验失败,那就是废物,毫无用处。

可他永远也不会想到,这些人也是会有仇恨这个情绪的。

当他们拥有足够的力量后,这股不容忽视的仇恨便会铺天盖地的涌来。

吞噬他,撕碎他。

令他偿还自己所犯下的罪孽。

这个人名叫陆琰,是荣耀杀手组织的负责人,高位血族。

此次行动归来途中,刚好路过一座小小的贫民窟。

本想休息一番再继续赶路,却发现村内血腥味浓重。陆琰不禁有了兴趣,进去调查了一番,竟发现所有的人都死去了。

穿刺伤——

陆琰蹲下来仔细看了看,血液还没完全凉下来,估计那凶手,还没走远,便循着若有若无的血腥气,找到了静静睡在墙角的小黄少天。

这样,他们的计划,也许进行的会更加顺利呢。

陆琰轻笑着,过去唤醒那小家伙。

……

黄少天变成了一把利刃。

由荣耀杀手组织所铸造的。

——一个血族的杀手。

训练了几年之后,黄少天十三岁,身体却已经是十六岁的水平了。

自此黄少天成了一个少年雇佣杀手。

而喻文州呢?

他并没有死去。

那天,喻文州在家里缝着黄少天穿破的鞋子,那门突然就被踹开了。

“嗯?少天?”

那人不答话,而等喻文州看清楚他的面目的时候,小腹就被狠狠的捅了一刀。

“呜!”

喻文州痛呼一声,就那样保持着惊诧和不敢置信的表情昏倒在地上。

好痛。

喻文州的唇角缓缓溢出一丝红色的鲜血,小腹上血如泉涌,一片黏腻。

那血液却是泛着淡紫色的。

那人惊异的诶了一声,然后俯下身子来沾了一点他的鲜血,再放到舌尖上舐了一口。

毫无疑问的,喻文州的鲜血得到了肯定。

待喻文州再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在一座巨大的实验室里了。

他皱了皱眉头,又发现小腹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苍白的唇嗡动着想要说话,怎奈嗓子干涩的说不住话,便只能半垂着眼帘躺在原处。

那人披着白袍缓缓步入,手边还提着一个药箱。见喻文州醒了,便撑起一抹冷笑,取出那管紫红色液体。

喻文州虚弱的挣扎着,却被用力扣住手腕,被锋利的针尖刺入肌肉。

经过淡化的血族血统, 把原本有着浅淡但纯度极高的血族血脉的喻文州,变成了一个真正的高位血族。

“不错。”那人讶然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黄泉。”

黄泉?

喻文州搜遍了大脑,确认自己绝对不认识这个人。

黄泉道:“放心。我不会害你。”

喻文州按了按酸胀的头,皱着眉头问道:“你…认识黄少天吗。”

黄泉笑:“当然,他是我一手变成那样子了。我发现你的血统浓度虽然很淡但是很精纯,是很好的储备粮。”

喻文州攥了攥拳头,“储备粮?什么意思。”

“你的血液虽然不能带给你强大的力量,但可以提供给别的血族以极为庞大的能量补充。”黄泉笑眯眯的道,看向喻文州的眼神就像看着一块美味的蛋糕一样,“那么小家伙,可要你多多关照了。”

“我不会做那种事情。”喻文州淡淡道,“我不会给予你任何利用机会的,你死心吧。”

“行啊小家伙还挺倔。”黄泉冷笑一声,“我看你还能倔多久。十天之内,提供给我十五升血液,否则就把你做成血傀儡。”

“不要逼我动手,”喻文州握紧拳头,“别以为我不敢。”

“呵。”黄泉打了个响指,旋即那声控的锁链便骤然收紧。喻文州瞳孔一缩,闷哼一声被倒吊了起来。黄泉手腕一翻拔出腰间的匕首横在他脖颈间,“既然你不肯,那我只好自己动手了。”

“你敢动他?”

“你们还真是烦。”

“没办法,有个小家伙儿吵闹着要我来找个人。”

陆琰叼着烟卷儿,手里三下两下就干脆利落的撬开了实验室的最后一道机关门。

黑洞洞的枪口指向黄泉,陆琰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怎样?这小家伙儿借我用用吧。”

他顿了顿,“嗯,借我用个百八十年的再还你。”

“你们组织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黄泉蹙着眉,终于还是高举起双手。

“我还想问问你们组织的目的是什么呢。”陆琰随手在地上弹了弹烟灰,露齿一笑,“怎样,你是要与我打一架,你半死不活的任由我把人带走,还是我直接把人带走呢?”

“你……!”

黄泉咬牙切齿,但却无可奈何。他是决计打不过陆琰的,陆琰身为京城叶家的第一血卫,实力不可小觑。而黄泉只是个普通人,陆琰只要稍加施法就能吸干他的血液,他更不敢轻举妄动。

“带走可以,前提是留下他十五毫升血液。”黄泉冷冷道,“这不过分吧?”

“当然。我是觉得不过分的,不过在另一个小家伙儿眼里看来,这就是天大的事。”陆琰耸了耸肩,丝毫不怕实验室内的重重机关,就像是在自家后院散步一般走到了喻文州旁边,指尖凝出一道小小的红色匕首,竟是直

接割断了那合金的锁链。

“你还真是不温柔呢。”陆琰弯下身来抱起已经昏迷的喻文州,“对一个孩子这样,你也忍心。”

“啊,我走了,朋友再见。”陆琰自顾自的说了句,丝毫不管身后黄泉铁青的脸色,翅膀自身后瞬间展开,身形一偏便飞了出去。

……

陆琰把喻文州放在基地的小床上便退了出去。

听着隔壁传来的动静…真是伤脑筋。陆琰揉了揉眉心,“少天!过来。”

在一边练剑划得整个训练室满面疮痍的黄少天闻言兴奋地走了过来,“陆叔叔!”

陆琰指指喻文州,道:“喏,你要的人。”

黄少天惊讶,“他是谁?”

陆琰:“……”

陆琰方才想起,黄少天已经被清除了所有记忆。

身为一个杀手是不能有任何牵挂的,因此组织里的人就要对他进行简单的洗脑,但黄少天则进行了极力的挣扎,甚至用匕首横在脖子前,严词拒绝了他们。

“我…我不能忘记他!在没有确定他的生死之前我不会接受你们的。”他冷冷道。

“谁?”

“我的小哥哥,他叫喻文州。”黄少天眼圈一红,握着匕首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匕首突然掉在了地上,黄少天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呜咽了很长时间。

哭了很久之后,他又抬起头来,顶着两只红肿的眼轻声道:“要洗我的脑也可以。你们要帮我找回小哥哥,如果他死了,就告诉我是谁杀的,然后让我去亲手了结他的性命。”

其他人不知道,陆琰心里腹诽,那贫民窟的人都被你杀光了,你还想杀什么?

追到地狱去杀吗?

不过他还真的不质疑黄少天能做出来那样的事。

在陆琰点头答应并发誓之后,黄少天真的接受了洗脑,陆琰也遵守约定去找回了喻文州。

可是…这样…

真的好吗。

黄少天陌生的看着喻文州:“他是我的伙伴吗?”

陆琰笑笑,道:“那个人啊——”

他该怎么向黄少天解释?陆琰突然有点头疼。

喻文州却在这个时候醒来了。

“我是你的小哥哥。”

“我叫喻文州。”

“你,不准忘记我。绝对不行,绝对不行!”

十几岁的少年,带着一身伤的少年,从床上跳了下来,紧紧地抱住了黄少天。

“你不准忘记我。——少天!”

黄少天!

可是黄少天却歪着头,睁着那双赤红色的眸子,疑惑地问,“为什么呢?”

他露出的笑容,太熟悉了。

可是…太讽刺了。

太讽刺了。

TBC

 

评论(3)
热度(10)
© 冰黎_榕酒花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