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我是榕酒,画外人是花茶。

暴躁非典型著名方便面编织家,皮下是头铁嘴倔绝不梳毛聊天鬼才三花猫。

墨香相关因为琐事而坚决退坑永不复出更新,但是不会忘记当时在这个圈子里的那份快乐,文不会删,取关随意,只写自己喜欢的东西。

讨厌风波,也讨厌随波逐流。

目前所在的坑:

女神异闻录3  cp荒垣真次郎x男(女)主,真爱也是这俩人。冷坑,咕咕咕。
我永远喜欢结成理.gif
我永远喜欢荒垣真次郎.avi

恶狼游戏 刚玩不太熟,目前很喜欢的 cp 朋雪朋,伦洸伦
我永远喜欢森伦太郎.ppt

最终幻想14  bl吃龙猫,gl吃精猫,bg吃人龙
我永远喜欢奥尔什方.word

月刊少女野崎君  cp野佐  堀鹿  鹿御  野御 月(男体)松 跨剧组cp爆豪x御子柴(同cv)
我永远喜欢佐仓千代.pdf

小绿和小蓝  绿蓝 永灰 灰蓝 灰绿 灰亚麻 灰维
我永远喜欢灰羽.wav

接受各种安利,不听任何撕逼

我永远喜……喜欢跳坑.jpg

【忘羡】毒 楔子&壹

食用说明:

水妖忘x妖师羡

看惯了二哥哥为羡羡付出的文,那就写一篇主要描写羡羡为二哥哥付出的文吧。_(:з」∠)_

大概可能也许会是一篇玻璃糖。拍着良心保证质量x_(:зゝ∠)_

半原著,架空向_(:зゝ∠)_

 

求个评论红心蓝手…没热度没动力QAQ

 

 

楔子.

 

一条由整条江凝成的水龙腾空而起,龙身散着茫茫水雾,壮观之极。但此时却没有一个人去欣赏那雄壮的景色。

 

大概都是呆了。

 

蓝忘机觉得自己大概是被水雾蒙了眼,眼角流下来了像是泪珠的东西。

 

待雾雨将歇,蓝忘机才能看得清物事。他看见天还蒙着三分灰暗,地平线的那端略微绽了些光出来,显然是晨曦未至。

 

他随着水龙,腾空而去。

 

朦朦胧胧,苍茫一片之间,蓝忘机隐约听到有人唤他的名字。

 

"蓝湛,蓝湛。"

 

"谁。"他问道。

 

那里却没了动静。

 

蓝忘机却知道,也不会再有那人的动静了。

 

但他还是想要听到从那人口中说出的,带着半分嬉闹语气的"我喜欢你"。

 

他听过无数遍,但他…听不够啊。

 

待余人从刚刚的震撼景象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只余下地上一片湛蓝,混着几缕早已凝成血痂的暗红,微微泛紫,还染了地面那潮湿的泥。

 

那一抹湛蓝太柔和了,柔和到根本没有人相信它,有着蚀骨的毒。

 

有人中了,并万劫不复。

壹.

云梦江氏,莲花坞。

天气晴好,风刮的轻轻柔柔,几只画的抽象的风筝懒洋洋的飘在天上,丑得滑稽。而下面的少年们却不甚在意这些,只管张弓搭箭,然后在欢呼声中望着风筝掉落。

魏无羡叼着半截草梗躺在屋瓦上,眯着眼望着天上飞舞着坠落的风筝。春末的阳光甚好,懒洋洋的照射下来,晒的魏无羡平添几分倦意。他随性惯了,便也不管身在何处,就地打起盹来。

可惜天公不作美,魏无羡没能睡成这个午觉。他懒散的掏了掏耳朵,打算无视屋下的喊声。

"魏婴!"江澄在屋子下面没好气的骂他,"那屋瓦刚补好的你又跑上去!说了多少遍了!赶紧滚下来!"

魏无羡嘿嘿一笑趴了下来,手指扒住房檐稳住身形,朝着屋下一通鬼脸,"江澄,别光喊,上来杠啊!哼哼,我就知道你上不来,小样儿。"

江澄给他气的一跺脚,从地上拾了块石子朝顶上一扔。魏无羡堪堪躲过,还惊了一身冷汗,"我靠江澄你行啊,玩阴的?"

"别贫了,下来,父亲点名要咱去议事呢。"江澄懒得再和这人闹腾,扬声道。

"哎,早说嘛。"魏无羡嬉笑着,一个漂亮的翻身就稳稳的落在了地上。他拍了拍手掌,笑嘻嘻的走进屋子。

江澄翻了个白眼,随他一同进去。

江枫眠坐在席首,虞紫鸢坐在他侧席,江厌离也在场。两人行了礼之后,方才坐下。

"我看你们最近也给有点春困,近来听闻姑苏水域的新花儿快开了,阿澄阿婴要不要一块儿去赏?消消乏,今年做事还能勤快些。"江枫眠轻笑道。

"我倒是没意见……"江澄道。

"春游?好啊!"魏无羡兴奋的一拍桌子,被虞紫鸢瞪了一眼,立马讪讪收手。

"那便择日启程吧。"虞紫鸢淡淡道,"此时早些去,说不定还能买些新酿的天子笑回来。"

"天子笑!"魏无羡两眼放光。

"别想,少年哪有喝酒的份?"虞紫鸢打碎魏无羡那点小心思。

魏无羡满不在乎的撇撇嘴,虞紫鸢不给难道他还不能自己买?

魏无羡这么一想,心情又好起来。

过了几日魏无羡又在屋上打盹儿,忽的听见一阵马蹄声搅了他的美梦,魏无羡迷迷糊糊坐起身来,"江澄,江澄?什么人来了啊。"

江澄没好气道:"看你就知道睡,睡傻了吧?前几日不才刚刚说好的吗?今天动身去姑苏游玩。"

"哦…"魏无羡揉了揉脸,瞬间清醒过来,纵身跳下房檐顺便还坏心眼儿的撞了江澄一个踉跄,江澄追着他打,他在前面大笑一溜烟跑了。

江枫眠正将行李放上马车,见魏无羡冒冒失失冲过来也并未动气,温笑着抚了抚他叫他帮忙。

两人一齐将行李推上马车,魏无羡一转头又看见江澄,打了个哈哈转身窜进马车,引得江澄一阵大叫和江枫眠一阵轻笑。

少年心气旺,闹腾的倒也欢乐。

马车颠颠簸簸,魏无羡脸色青白,一脸苦不堪言,"我…有点……"

"阿婴…还好吗?再坚持一下吧,就快到了。"江厌离看着他这样子不由得心疼了些,替他揉着合谷拍拍他的背。

"谢谢师姐……"魏无羡找了个枕头来抱着,"就是…有点晕车!"

"苦了你啦。"江厌离柔声安慰道,"过一会儿下车了,给你买东西吃。"

"好!"魏无羡一听便来了精神,脸色都好了许多。

"你呀,就知道吃。"江厌离咯咯的笑着,勾了勾他的鼻子。魏无羡满不在乎的打了个哈欠,道:"人生在世,吃喝二字嘛。"引得江澄一个白眼。

姑苏离云梦,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但全力赶路也花了好几天功夫。待下了马车,魏无羡的两条腿都快软了。进了客店,又是大睡一通,待他醒来,江澄三人都已经吃完早餐在外面做早操了。魏无羡随意地挑了个苹果嘎吱嘎吱吃的汁水四溅,又胡乱扒了些粥汤,便出了客店,同江澄四人会面了。

"你睡得倒是踏实。"江澄道。

"谢谢夸奖。"魏无羡一本正经道。

"今天是去哪里玩啊?"魏无羡又问。

"嗯…今天去含光江。"江枫眠看了看地图,道。

"含光江?为什么不去泽芜川呢?听说泽芜川才是最美的啊。"魏无羡好奇。

"这不是快入夏了吗,泽芜川那边比较暖和,而含光江那边比较清凉。"江枫眠笑道,“还是找个舒适点的地方好。”

"江叔叔果然机智过人啊。"魏无羡笑道。

江枫眠也笑,拍了拍魏无羡,"不过是你们三个,你,阿澄和厌离去。我要和你师母去做些事。"

"好。"魏无羡答应下来。

两三个时辰之后,正值午头,魏无羡和江澄就到了含光江附近。含光江果真如江枫眠所道,一派清凉,清凉的还有些冷意。魏无羡打了个喷嚏,撇了撇嘴。江厌离把手帕递给魏无羡,魏无羡接过来,没用,打量了一下小帕,道:"咦?师姐你换新帕子啦?"

"是啊。"江厌离道,"是不是很漂亮?这是去年爹爹送我的生辰礼物,我一直收在柜子里不舍得用呢,以前那条破掉了,我也没时间买新的,只好先用着这个啦."

那帕子确实很漂亮,软绸的面料在阳光下显出晶莹的洁白,上面以翠绿和深度不同的藕粉色绣着几朵娇嫩的荷,以橙金色的细线镶着边,漂亮极了。

"很漂亮啊,"魏无羡笑道,"我也想让江叔叔送我一条呢。"

"你一个男孩子,用什么手帕。"江厌离笑他,"羡羡多大了还喜欢这种东西?"

"去年是三岁,今年四岁啦。"魏无羡笑。

江澄看不下去了,"魏婴你装什么嫩!"

"江澄你还比我小呢,你是不是三岁?"魏无羡道。

江澄:……

江澄转身就走。

"喂喂喂!"魏无羡一阵好笑,"你去哪儿?"

"我去找个茅房方便。"江澄道。

"哎江澄,我跟你说,别傻了,这荒郊野岭哪里来的茅房?"魏无羡笑嘻嘻的指了指那边寒气凛然的江面,"喏?"

意思不言而喻。

江澄脸一阵红一阵白,"无不无聊啊你?!这种事你也做得出来?"

"怎么就做不出来啦?看我!"

于是魏无羡就真的解了裤子,背着江澄,朝着那江中,洒下一泡热尿。

江澄气急败坏的:"魏婴!要点脸!!"

"怎么不要脸啦。"魏无羡心满意足的撒完尿,提起裤子来拍拍腰,转过身来对江澄一个炫耀的眼神,"我看是你不敢吧?放心,没有人会来这里取水喝的。"

江澄虽然不想被魏无羡比下去,可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它真的做不出来,狠狠瞪了魏无羡一眼后,还是去找茅房去方便了。

江厌离刚刚在草坪上看野花儿,没看到那边的一幕,只当是江澄和魏无羡日常普通的拌嘴。过了会儿也感到腰酸背痛了,便找了棵树荫坐下,朝着魏无羡招了招手,"阿羡!"

"来嘞!"魏无羡麻溜儿的跑了过来,"世界什么事?"

"来来来,坐下,师姐给你讲故事。"江厌离甜甜的笑着,拍了拍身边的草地。

魏无羡乖巧的坐下,期期艾艾的坐在江厌离旁边。

"来之前,我就听云梦的先生说过啦,"江厌离娓娓道来,"就是这姑苏的水域呢,是由姑苏蓝氏的水妖掌管的。每一条江河,都是由一位水妖来掌管的。像我们面前这条含光江,就是姑苏蓝氏的二公子蓝忘机掌管的江河。知道了吗?咦,阿羡你怎么了……"

魏无羡喷了一口,在江厌离疑惑的目光中讪讪的擦了擦嘴角,"哦…哦。"

他那泡尿还能收回来吗?!!!

大概是不能了。

魏无羡:"师…师姐,没事,你继续讲。"

江厌离:"没了啊。"

魏无羡:"没了?不讲讲怎么能让水妖出来吗?"

"听说,姑苏蓝氏有非常严苛的家规,其中最重要的一条便是,禁止与人类接触。"江厌离道。

"哦~"魏无羡怪声道。但他心里还是想着,规定?规定就是要用来——试着冒犯的啊!哈哈,太好玩儿了!

魏无羡心痒难耐,迫不及待的想要找那水妖玩儿。云梦江氏乃降妖世家,世世代代都是做与妖打的交道,什么妖没见过?什么怪物没见过?魏无羡是一点儿都不怕的。

但是江厌离看出来了他的小心思,嗔道:"你可别去作,去撩那些水妖啊,据说水妖身上是携带水毒的。"

"水毒算什么,尸毒我都中不了。"魏无羡满不在乎的说着,他能中毒?笑话。就算中了,也是能解开的不是?

江厌离笑叹:"你呀……"

江厌离继续去采花儿了,魏无羡则站了起来,拍拍手上的泥土,从江岸上拣比较扁平的石块儿。

捡了约莫有二三十枚的样子,魏无羡捧着那些石子儿,拈起一枚,用力朝江上一掷。这个游戏在云梦叫打水漂儿,就是让石子在水面上弹跳似得飞。魏无羡玩这个游戏可是一把好手,不一会儿一堆石子儿就都漂完了。魏无羡嘿嘿笑着,拍拍手掌,脑子里想的净是那水妖被石子敲得满头包的样子,笑的发颤。

凉风习习,魏无羡一撩额发,心满意足的继续拣石子儿。

"阿羡!"江厌离着急的喊声传来。

"怎么啦师姐?"魏无羡被吓了一跳。

"手帕!手帕被风吹进江里了……"江厌离急急的道,"糟糕了……"

魏无羡一扭头,那绣着荷花的精致帕子,恰巧浮在江面的正中心,旁边还飘着几粒花瓣,想必是江厌离采了花用手帕包着放在草坪上的时候不小心被风吹走了,魏无羡有点头疼,吹得那么远,这可怎么办?

但是这手帕,还是一定要捡的。

tbc

评论(11)
热度(87)
© 冰黎_榕酒花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