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我是榕酒,画外人是花茶。

暴躁非典型著名方便面编织家,皮下是头铁嘴倔绝不梳毛聊天鬼才三花猫。

墨香相关因为琐事而坚决退坑永不复出更新,但是不会忘记当时在这个圈子里的那份快乐,文不会删,取关随意,只写自己喜欢的东西。

讨厌风波,也讨厌随波逐流。

目前所在的坑:

女神异闻录3  cp荒垣真次郎x男(女)主,真爱也是这俩人。冷坑,咕咕咕。
我永远喜欢结成理.gif
我永远喜欢荒垣真次郎.avi

恶狼游戏 刚玩不太熟,目前很喜欢的 cp 朋雪朋,伦洸伦
我永远喜欢森伦太郎.ppt

最终幻想14  bl吃龙猫,gl吃精猫,bg吃人龙
我永远喜欢奥尔什方.word

月刊少女野崎君  cp野佐  堀鹿  鹿御  野御 月(男体)松 跨剧组cp爆豪x御子柴(同cv)
我永远喜欢佐仓千代.pdf

小绿和小蓝  绿蓝 永灰 灰蓝 灰绿 灰亚麻 灰维
我永远喜欢灰羽.wav

接受各种安利,不听任何撕逼

我永远喜……喜欢跳坑.jpg

【忘羡】为羡战

【食用说明】为了练习打戏而出的产物。梗来自原文血洗不夜天后蓝忘机打了蓝家三十多位长辈那段。
技能我瞎编的。蓝家长辈也要编x收尾有点急。第一次写打架有点方。
--------------------------------

"还不知悔改吗。"

蓝启仁失望的看着自己曾经最得意的门生,持着依旧散绽荧荧碧芒的避尘,横在蓝家那三十多位长辈与神情恍惚跌坐在地上的魏婴之间。

蓝忘机浅色的眸子此时蒙上了一层丝丝密密的血丝。他的表情此时确实是有些痛苦。那双眸子似是要突破眼眶的束缚挣脱出来。

"对不起,叔父。"蓝忘机颤声道。"我没什么好解释的了,就是这样。"

只是我必须要保他。

右手掌纹和剑柄上的纹路合的紧密,袖中左手指节攥的几近青白。

"只抱歉,忘机要对您不敬了。"

转瞬松开。

几位蓝家长辈已经弹身而起,剑芒破空斩来。倏尔便近了蓝忘机的身。蓝忘机咬了咬唇,定住心神来劈斩出一剑。

唰!

如果不是放在这种场合,想必在场各人心中冒出的第一句话定是,惊艳一剑。

剑芒很锋锐,锋锐至极。斩破了蓝家长辈的强势剑芒,也稍微斩破了蓝忘机的理智。

战。他要战。

为何战,何处战?

为羡战,羡前战。

忘机琴已浮于空,蓝忘机偏过头去望了眼魏无羡又瞬间转回头来。四指拂出,那原是优雅的琴竟发出铮铮的金戈交鸣之声。

断魂音。

琴弦在蓝忘机指下颤个不停。那琴音进了人耳引得人心烦气躁,灵力紊乱起来。蓝启仁和众位前辈大惊,连忙堵上耳朵。

"你疯了吗?!"一位蓝家前辈又惊又怒的喝道。

大概是没疯,不过看这样子,怕是也差不多了。

蓝忘机白皙的指尖因为这一反常态的用力弹奏而被琴弦割出细细的血线。鲜血融进汹涌的碧蓝色灵力波浪中,竟使那凛冽琴音多出了一抹悲壮。

那似是被网住的花蝶的奋力挣扎。

美的凄凉之极。

俊秀的面容上依旧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眸中探射出的,却是不可动摇的坚决。

蓝曦臣叹了口气,抬手,裂冰凑至唇边。

"呜——"

箫声悠悠而起,完全是逆着蓝忘机的灵力波动。蓝忘机抬眸望了蓝曦臣一眼,垂下眸角去,左手一抹琴弦忽的定住了琴音。

"忘机愧于前辈。"他缓缓道。

当蓝曦臣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忘机琴便在蓝忘机指下发出了汹涌的灵力攻击。琴声萧瑟,似是挣扎,又似是——决意。

避尘忽的大放光芒,蓝忘机抬手拭过剑身,紧紧的握住剑柄,起身与几位蓝家前辈战在一起。

袍脚被剑芒削去了几寸,蓝忘机也未曾动容。左手继续弹奏出层叠音浪几乎要震碎人心神,右手避尘携清冷剑芒斩开几柄神剑。

蓝家前辈的神色终于全部冷了下来。

你要战。

那便战。

蓝忘机不怯三十多金丹修士的同时攻击,原因,大概已经显而易见了。

他身后有魏婴。

一位修士看出来了,紧接着第二位,第三位。

这小子竟在袒护夷陵老祖!

那第一个看出来的修士,窄剑一扬劈中避尘,发出吱吱呀呀令人牙酸的声响。只是修士的心思根本不在这剑上,而是在——

就这样,斩草除根,破去蓝忘机不自量力的执念!

琴弦直直刺去,弦杀术!

蓝忘机瞳孔一缩。

又是几柄飞剑同时斩来,但…但魏无羡……

那时候蓝忘机没有多想,也容不得他多想半个字。

鲜血飞溅。

有琴弦。

也有仙剑。

齐齐的劈在了蓝忘机身上。

蓝忘机喉头一甜,唇间溢出暗红色鲜血。但避尘剑仍然紧紧握在手中。

蓝忘机彻底爆发开全身灵力,忘机琴和避尘发出嗡鸣,琴声竟散乱起来变得不堪入耳。所有的人都感到血气翻涌,再一摸,竟是被琴音震的七窍出血。

唇角鲜血依旧溢着,眼前业已发花。蓝忘机索性闭上眸,靠感知来祭出剑芒。

蓝曦臣也被这猛烈攻击逼的无法上前,他扭头望了望几个已经昏迷过去的前辈的功夫,蓝忘机便已近身。

"出去。"

蓝忘机道。

他或许已经神志不清,蓝曦臣能判断出来。

但是,并没有。蓝忘机清楚得很,自己在做什么,自己的后果是什么。

这是大逆不道。

睿智如蓝曦臣此时也窥不破蓝忘机心中所想。但他也猜到了,蓝忘机对魏无羡的心意。
除了喟叹和交战。蓝曦臣也想不出该做什么了。

血洗不夜天一战,给蓝忘机留下的痕,恐怕这辈子都弄不去了。

也不知多久过后,蓝忘机的灵力波动逐渐紊乱起来,他痛苦的按住了头。

透支,严重透支。

一人之力,将三十多蓝家精锐打成重伤。这比起二人击杀屠戮玄武是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蓝曦臣瞄准机会,在蓝忘机后颈上用力劈了一下。蓝忘机就在那瞬间,似乎早就预料到蓝曦臣的举动似的,猛地一踏地面向后一跳。

他确实昏迷了。

他也确实,精确的倒在了魏无羡身前。

忘机琴和避尘剑当啷掉落,那巨大声响才拉回了蓝曦臣的神志。他望了望蓝忘机的面容。
原本洁净俊秀的脸上几乎没有一点干净的地方。全是或凝固或粘稠的鲜血。

蓝曦臣步了过去,给蓝忘机束上捆仙索。又替弟弟拭去厚厚的鲜血,露出了蓝忘机的脸。

蓝曦臣懂了。蓝忘机心中所想。

——我不管你们是谁。想要伤害魏婴,先从我蓝湛的尸体上跨过去。

从我为他而战死的尸体上。

fin

评论(8)
热度(143)
  1. 冰黎_榕酒花茶 转载了此文字
© 冰黎_榕酒花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