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榕酒花茶,有时候叫程绚。
写破段子,偶尔画破画。
无限拖延症进行时,但是我很可爱,请尽量不要取关(?

【喻黄】听说(siri paro)【22-25】【END】

喻黄 听说【完结】
依旧带双鬼玩。

【高亮 推荐bgm luv letter】

22.

时间回溯。

李轩终于平复了内心的波动,而且哭出了声。

是他在公司门口看见一个男人的时候。

男人用着李轩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有着李轩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脸。

"你好,初次见面,吴羽策。"男人简单的自我介绍着。

"你好,初次见面,李轩。"李轩重复了一下,还刻意在见面上放了重音。

他冲上去,就那么紧紧的抱住了吴羽策。

"策爷,好久不见。"李轩抬起头来,"我,终于,找到你了。"

"听说你在找我,所以我来了。"吴羽策轻笑,抬手托住李轩的后脑,轻轻的,吻上了他的脸颊。

他们还在一起呢。

拥抱在一起呢。

拥吻在一起呢。

"你不是个软件吗?"李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心不在焉的咬着吸管喝可乐,"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理论上这是个实验。"吴羽策伸臂揽住李轩缓缓说着,"G大学科技系的一项秘密实验。大概就是设计了十五台左右的伪siri。我们和那个旗舰店有协约的,就是随机抽取顾客贩售给他们有着伪siri的手机。我们是第一批实验者。这个软件类似于远程控制,作用和siri相同,只是它的背后,是一个人罢了。"

"欸?就是说并没有真正智能的siri咯……"李轩诧道。

"谁知道呢。"吴羽策笑,"至少,现在的结局很完美不是吗?至少,我们可以互相注视着,拥抱着彼此了,而不用去隔着一道透明的无法穿越的玻璃。"

"是啊,这不是挺好的吗?"李轩笑望着吴羽策,却忽然变了脸色,"等等,如果你被卖给别人的话,是不是也……"

吴羽策的手指抚上了李轩的唇,堵住了他的话语。

"别乱想啊,轩。"吴羽策微笑,"爱上一部手机这种事情,也是有相当勇气的人才能做到的呢。"

"这么讲我很有勇气咯?"李轩嘿嘿笑着,摸了摸鼻子,"这不是验证了一句话嘛。"

"什么?"

"爱真的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

李轩启唇轻唱。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

放在我手心里 你的真心。




22.

大家似乎都见到了自己家的那位,除了喻文州。

他已经陆陆续续在那人那里买了五部手机了。但是喻文州始终没有黄少天的一点消息。

直到那天,喻文州给李轩打电话,翻着通讯录时忽然指尖猛地落下,停到了一点。

少天。


是那个时候吗……

【是否发送消息"早安,少天?"】

喻文州想都没想的就按下绿色话筒。


嘟——

那铃声嘟嘟的响着,像是小时候夏日街边遇到的小哥哥手里拿着的风铃摇晃。

"嗨,文州。"

声音像是浸透了阳光的甜香的发尾微微翘起。

"是……你?"

"是我呀。"黄少天理所当然的说。


"叶宇…?"

喻文州念出口就发现奥妙了。

叶宇,夜雨,——夜雨声烦,正是黄少天当初玩游戏的时候用过的昵称。

"叶宇你妹啦!!!"黄少天气结,在电话里喊着,"你这家伙,好笨的啦这么久都看不出来吗真是要急死我……大脑的速度和你手的速度都要成等号啦。喏喏喏喏喏,现在立刻马上,到那家冰淇凌店去啦——"

"嗯。"喻文州抓起外套穿上就冲了出去。

他觉得,他的速度,应该是可以冲破那一道小小的屏障了。



23.

"嗨,少天。"

"嗨,文州。"

他们就这么打着招呼,好像一年前的那个早上。



24.

两个人坐在开足空调的冰淇淋店中,黄少天舔着甜筒,嘴角都沾上了一点奶油。

喻文州托着腮就那么望着他,好像永远都看不够似得。

"嗯……"黄少天主动开了口,却有点说不出话来,"你……"

喻文州搅拌着西米露的手停了下来,抬起来抹了把黄少天的嘴角,擦去了那点奶油渍。

黄少天的脸瞬间红透。

喻文州好笑的看着开了静音的话唠,在他那红润的脸上落下一吻。

"这个声音不是播放出来的哦。"他说。

黄少天咬了咬牙,"什么…什么啊你这人……太肤浅了知道吗?"

"嗯?"

"笨…笨蛋,还要我亲口告诉你吗?!"

喻文州刚抬起头看着忽的站起来的黄少天,就被他捧起下颔深深吻住。

缠绵的湿吻声,沿着他的鼓膜,沿着他的唇,攀上了他的舌尖,蔓延到他的大脑,把喻文州的理智整个儿吞噬完全。

"看来我肤浅了啊。这个,确实也不是播放出来的呢。"他笑道,轻轻抱住黄少天。







"还有啊,我听说,你爱我。"











"耳听为虚,脑明为实。"

"我知道,你爱我。"

FIN

评论(7)
热度(26)
© 冰黎_榕酒花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