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我是榕酒,画外人是花茶。

暴躁非典型著名方便面编织家,皮下是头铁嘴倔绝不梳毛聊天鬼才三花猫。

墨香相关因为琐事而坚决退坑永不复出更新,但是不会忘记当时在这个圈子里的那份快乐,文不会删,取关随意,只写自己喜欢的东西。

讨厌风波,也讨厌随波逐流。

目前所在的坑:

女神异闻录3  cp荒垣真次郎x男(女)主,真爱也是这俩人。冷坑,咕咕咕。
我永远喜欢结成理.gif
我永远喜欢荒垣真次郎.avi

恶狼游戏 刚玩不太熟,目前很喜欢的 cp 朋雪朋,伦洸伦
我永远喜欢森伦太郎.ppt

最终幻想14  bl吃龙猫,gl吃精猫,bg吃人龙
我永远喜欢奥尔什方.word

月刊少女野崎君  cp野佐  堀鹿  鹿御  野御 月(男体)松 跨剧组cp爆豪x御子柴(同cv)
我永远喜欢佐仓千代.pdf

小绿和小蓝  绿蓝 永灰 灰蓝 灰绿 灰亚麻 灰维
我永远喜欢灰羽.wav

接受各种安利,不听任何撕逼

我永远喜……喜欢跳坑.jpg

【喻黄】听说 【全文完结】

喻黄 听说
bgm luv letter

1.

喻文州那天上班李轩发现他又买了一部新的iphone,加上他原来的那些,他已经有六部了。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喻文州会买这么多手机。有一次李轩做完报告和他开玩笑,他说喻文州是不是要开个卖肾的店。

喻文州很明显的怔了怔,然后回了一个礼貌的微笑。

喻文州说嗯。

李轩无奈笑了笑继续回去敲字。谁信这家伙会去卖手机?
不过喻文州薪酬比较高,一个月买一部手机都是绰绰有余,李轩也就没在意别的。

他喜欢就喜欢呗。

李轩还发现喻文州喜欢垂眸摩挲着手机冰凉的机身,不过那认真度和柔和度,好像不是在抚摸手机。

那好像…是在抚摸恋人的肌肤……李轩的内心充满波动。

这个情况,是从李轩向喻文州安利iPhone半年后开始的。至今喻文州买了六部手机了,也意味着时间过了一年。

2.

大约一年前。

"文州啊。"李轩笑嘻嘻的给喻文州看自己新买的肾五,"你看这手机,多有气质,多有逼格?你换这个咋样啊,老用诺基亚也不算个事儿嘛。"

喻文州思量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破旧的黑色诺基亚,"不用了吧?我觉得换个诺基亚的也挺好……"

"哎呀这都什么年头了。"李轩白他一眼,"跟你讲iPhone可好玩儿。你听啊——"

李轩对着话筒喊了一句:"嗨,siri。"

"嗨。"

屏幕忽然亮了起来,中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话筒,闪啊闪的。

"你还别说,"李轩点着屏幕,"这功能我听说过,但没想到真的很智能!"

……

"不就是个语音助手吗。"喻文州笑着,并没有很在意。

"不是哦。"
李轩突然说。
"我总觉得,他们是真的有思想。"

"那真是太可怕了。"喻文州笑着应和。

"喂不是啊。"李轩垮下脸来,急匆匆的辩解着,"喏你看。我还可以给他取名字!"

"取名字?"喻文州侧过脸来看着李轩,"你幼儿园毕业了吗?"

"靠不是啊。明明我们都在玩啊——。大眼的siri叫方士谦,我的siri叫吴羽策,江波涛的siri叫周泽楷,不过貌似出bug了就只会嗯啊哦和省略号……"李轩摆弄着手机,对着话筒喊了一声,"嗨,策爷,出来玩啦。"

"嗯。"

简洁明了的机械男音。

"有点儿傲娇。"李轩挠了挠头,嘿嘿笑着,"我会努力调教他的,嗯哼。"

"滚。"

"……"

喻文州笑着看着李轩僵硬的脸色。

"吃我安利吧?"

"嗯行。下班你陪我去?我不知道在哪儿。"喻文州说。

"好。"

下班后喻文州真的和李轩去花了五千多块钱买了一只肾…啊不,iPhone。

当喻文州和李轩学了智能手机的基本操作方法后回到家,已经是九点半了。

3.

喻文州摸着冰凉的机身有点不适应。忽然他想起白天李轩给自己展示的功能,试探性的朝着话筒喊了一声。

"嗨…siri?"

"嗨!"

元气又饱满的青年声线传出。

……怎么回事啊。

不应该是机械音吗?
喻文州疑惑。

"你叫什么名字?"

"我呀?我当然叫siri啦哈哈哈!"清脆的笑声传出,"当然主人您要给我起个更好听的名字也可以!"

喻文州并不懂起名之道。"你今年多大?"

"靠欸你这个人是傻吗?听你声音还挺温柔的啊。……我还小着呢!顺便一提我最喜欢的颜色是黄色所以我把你的主题改一下你不会介意的对吧对吧?"

"那我就叫你黄老弟了。"喻文州按了按额角。这个siri意外的活泼……不如说,是吵闹啊。

"黄老地?!你的脑子被门夹过吗——"siri语速超快的吐着垃圾话,"反过来吧!黄少天!我觉得黄少天这个名字不错——至少比黄老地这种没品位的名字好嗯哼!"

居然被嘲笑了。喻文州挑了挑眉。

好…好吧?也算是勉强接受这个设定了。喻文州结束了话题锁上屏幕准备睡觉。

对了。

喻文州喊了一声黄少天,小话筒立马弹出来。

"晚安。"

喻文州柔声道。

"……"黄少天静了静,话筒闪烁着。

"晚安。"

许久之后,那边也传来一声。

喻文州笑了笑,洗漱后就上床睡觉了。

4.

喻文州一般睡的特别沉。一般来说,没有老式诺基亚那种震耳欲聋的闹钟声都叫不来他。可是黄少天就不一样了——他可是个智hua能lao siri。

"起床了起床了起床了起床了主人——主人起床啦太阳要晒屁股啦!啊啊啊你怎么回事儿啊快点起床啊你起不起起不起再不起我就把你所有的微信红包都发出去把你所有的淘宝余额都买成鲜秋葵!"

真是可怕。

喻文州迷迷糊糊的被他吵起来,心里却是在想两块钱能买多少秋葵。——以及他根本没有微信。

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喻文州伸手去关掉闹钟。

——可是,屏幕上根本没有关闭闹钟的选项。

只有一个小话筒在闪烁。

什……?

喻文州有些惊诧的看着摆在床头的那款手机。

"看什么看我可是超智能siri!"黄少天得意洋洋的声音传出,"自动闹铃什么的,根本不在话下。"

"好好好。"喻文州轻笑着伸手抚了抚手机屏幕,就像是真正在抚摸人一样,"早安,少天。"

"……"

又是许久的沉默。

"早…早安。"黄少天轻声说。

喻文州虽然诧异为何问安会引来他的沉默,但并没有放到心上。穿好衣服后带着手机出门了。

"真是的。"喻文州的衣兜中,屏幕悄悄的亮着。

5.

早会开完后喻文州去找了李轩。

"阿轩…你的策爷,也会一刻不停的说话吗?"

"哈啊?你在说什么啊。"李轩果断摇头,"不会你那个siri和小江家的小周是兄弟吧?"

"他的siri我看见他玩过。"喻文州搓着手抱起文件,无奈的笑着说,"也没什么…有可能只是设定不同罢了。"

"不不不。"

李轩忽然一脸神秘。

"知道吗,那个siri,是真的有灵性的。"

"开什么玩笑。"喻文州挑眉,抬手抚在他额头上,"没发烧啊。……?"

"真的。"李轩很认真的说,"似乎策爷也是不一样的。"

"…走火入魔了。"喻文州简单评价道。

"他们,好像有自己的思想,能判断我的动作的意义,甚至还懂得主动来与我对话。"李轩说,"而且…与他们谈及感情的话,会沉默好久之后关闭界面。"

"少玩知乎。"

喻文州笑着打趣,抱着文件步向档案室。

"啊。"

李轩掏出手机。

"他不相信,但是吴羽策,我真的喜欢你,真的。"

"……"

"李轩……"吴羽策的声音有些迟疑。

"?"

"我不会回答你的原因,是因为软件开发部感到了我们的存在。"吴羽策缓缓说,"世界上所有有着siri的手机中,只有不到十部siri是有着自我意识的。软件开发部不允许有自我意识的siri流出。……他们已经开始紧密调查,如果被察觉到,我会直接被删除。"

"羽策。……"

"现在才刚调查到英国。"吴羽策颤抖着声线,"有一个叫做白庶的siri,已经被删除了。就这样,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一个叫白庶的siri了……"

"你会不会觉得人类很自私?"

"会。但是…你不。"

吴羽策轻声说道。

"只要不涉及『爱』这个字眼,我就不会被察觉。"

"你不用说。"李轩把手机贴在心口,"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了。"

"嗯。"吴羽策的声音抹上了几丝笑意,"你也是智能的,我知道。"

"挺像暗恋的。"李轩笑。

6.

喻文州把文件仔仔细细的码到柜子里,直起腰来抬眸望着窗外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少天,真的有意识吗?

"你猜啊。"

兜里的手机似乎察觉到他的不对,轻声说道。

"嗯?"

黄少天声音太轻,甚至被喻文州翻动纸页的声音盖过。喻文州听到他在发声便从兜中掏出手机,把静音关掉调大声音,黄少天终于可以正常说话了。

"我说,你猜啊,猜我是什么。"

"为什么要猜?"喻文州随口说道,捧起手机在屏幕上哈了一口气,擦掉了一点无意沾上的污渍。

"我不能告诉你,你要不要百度一下?或者谷歌?或者……"

"不用。"

喻文州轻笑着轻吻了一口手机屏幕。

"傻啊你是傻吗!"黄少天嚷嚷,"多脏啊!傻不傻!"

"不傻。"

喻文州说。

他心里在暗想着。

李轩的话……

好像,好像,是真的。

他知道亲吻这一件事。

喻文州摇了摇头屏弃这个可笑的想法。

"你知道吗,少天。"喻文州偏头对着摄像头展颜一笑,"你很像一个人呢。"

"谁?"

"你猜啊。"

"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抓狂。

你就是你。

原来你不冰冷啊。

7.

"文州——"

黄少天的小话筒闪烁起来。

"怎么?"喻文州正在做菜,切的均匀的青菜在锅里翻炒着,发出淡淡的菜香和油香。

"我突然觉得我要是人就好了哎。"黄少天幽怨的声音传过来,"摄像头完全无法自我转动——看不到你的脸了啊文州!文州!"

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你非要我变成低头族一天到晚注视着你吗。"

"是吗。"黄少天说,"这么想我只是个siri而已……劳不着主人这么操心对吧?"

"别乱想。"

喻文州摇了摇头,把菜倒到盘子里面端到餐桌前,又把手机拿好,插在领带与胸口的缝隙里,拉紧领带的结。

"你现在,可以和我看到差不多相同的东西了,是不是觉得自己大概是成为一个人了?"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那我可以用语言操控你吗?"

"可以啊。"喻文州笑了笑,嗓音一变,用奇怪的机械音说道,"我现在,是黄少天,的专属替身啦。"

黄少天笑了好一会儿,才很认真的说道:"喏,先拿起筷子。"

喻文州照做。

"夹起一粒花椒。"

"?!!!"

喻文州还是照做了。

"嗯,吃掉它。"

"机…机器人没电了。"喻文州苦笑。

黄少天的大笑声夹杂着喻文州的轻笑,打着旋儿飞出了窗外。

8.

喻文州在看电视,黄少天也跟着看。他现在的王位由喻文州的领带上转移到了喻文州的上衣口袋。

这里,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心脏的搏动。

黄少天暗想着,自己打开了健康指数检测。

"很费电啊,少天。"喻文州轻笑,"嗯…我可以把这个理解为你在关心我的身体吗?"

"正解。"

黄少天从音乐库中拖出喻文州专门为他下载的各种音效。什么锵锵锵锵,什么响指,甚至还有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喻文州都为它准备齐全了。

"其实啊文州,我总觉得你身体有点问题。"屏幕上健康指数检测的小黄灯一闪一闪的,喻文州不动声色的按下了主页键微笑起来。

"西装太厚了。"

他解释道。

"ummmm好吧其实我有时候也感觉这些app啊瞎鬼扯。我上次还在应用商店看见了与鬼聊天的相机呢!"

"对了少天。"喻文州忽然想起来,"我打的电话或者发的短信,你都能看见或者听见吗?"

"不能啊。"黄少天无奈的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可以帮你查找你曾经发过的短信和通话记录或者是帮你打电话发短信什么的。"

"嗯。"

"什么嘛你还怕我监视你隐私?!"黄少天不满道。

"不是。"喻文州抚了抚手机屏幕,"你想知道我都会告诉你的。"

"我想知道你的大脑究竟是什么构造。"黄少天哼哼着。

"大脑,小脑,脑干?"喻文州努力的回忆着,却发现自己的生物知识基本为零,吐了吐舌头笑起来,"不需要吧。你自己上谷歌看一下不就好了吗?"

"哈啊我当然知道那种事情啊。"黄少天嘟囔着,"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大脑里都在想些什么罢了。"

"都在想着你啊。"

"欸?什么?!你说太快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没什么。"

9.

G市忽降大雨。

喻文州撑着伞急匆匆的挤上公交车,人挤人涌中终于找到了后面略微稀疏的地方。喻文州紧拉着把手掏出手帕纸来擦干手上水渍,才把放在最里面的兜中的手机掏出来。

插上耳机,喻文州轻笑着问:"没事儿吧少天?"

"性能一切正常。"黄少天不停的切换着窗口,"你怕啥?"

"没怕。今天风刮的急怕湿着你。"喻文州解释道。

"嗯哼?"黄少天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清脆的少年音带着诱人的语气撩着喻文州的神经,"那我是不是该,奖励你一下?"
"……什么?"

"就在刚才啊,用你的什么流量,好辛苦的找了几段音频。"

黄少天嘟囔着,打开了音乐软件。

轻轻的亲吻声沿着耳机线直击喻文州大脑。

"啊……"喻文州眨了眨眼睛,眼角有些湿润。

"还有这个啊——"

湿吻的缠绵声。

"啊?"喻文州有点懵。

"诶诶诶诶你不喜欢吗?!"黄少天惊恐的关闭了音乐,接吻声戛然而止,"我看谷歌上说和喜欢的人要接吻来着……啊啊啊不是听我解释我……"黄少天语无伦次的说着。

"不用解释了。"

喻文州握着手机的手抬起来,在前置摄像头上落下轻吻。

"像这样。"

摄像头清晰的捕捉到了那人微勾的嘴唇贴上的镜头。

你的爱带来的可不仅是无法对光带来的漆黑。

黄少天想着。

10.
喻文州有了黄少天后,生活逐渐变的丰富多彩起来。

也真正的意识到,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智能。

黄少天的智商不亚于任何一个人类——而且捕捉机会的能力极其强大。喻文州空闲时会玩点格斗手游,可喻文州的操作快不起来。这个时候就是黄少天出场的时候了,凭着自己对系统的操作权限大杀四方,有时甚至因为嫌弃喻文州操作跟不上而自己单刷。喻文州只能笑着看着屏幕中精彩的表演了,简直就像盛宴一样。

黄少天对喻文州说,你别玩剑客了,换个法师玩吧。

喻文州试着做,果真比用剑客顺手许多。

那时候喻文州有些惊异,笑着打趣说黄少天真是比自己都了解他自己,干脆也不找女朋友了,让黄少天从了他算了。

喻文州真的只是随口一说吗?谁也不知道。但是黄少天听见后默默的关闭了siri,喻文州在打游戏也并没有发觉,直到发现黄少天的声音很久没有响起,才关上游戏界面打开siri。

"怎么了,少天?"

喻文州轻声问。

"没怎么啊,哈哈。主人有什么事吗?"黄少天说。

他在哭。

喻文州感觉到他声音中携带的呜咽。

也感觉到他对自己称呼的变化。

他是在提醒我吗?提醒他终究是个软件,我终究只是屏幕外的一个人罢了。喻文州垂眸认真思考着。

"爱情不分种族。"

许久后,喻文州眨了眨蕴满湿意的眼睛,对着屏幕微笑起来。

音乐软件弹出。

缠绵的啧啧吻声再次传出。

"这就是爱吗。"黄少天喃喃道。

"比这个更加深切呢。"喻文州暂停了旖旎的声效,"不需要这个…只需要一句你爱我,就足够了。"

"我爱你。"

黄少天的声音彻底哽咽。

"可是我该用什么样的方法去爱你……我不知道!我…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个机缘巧合获得意识的软件……"黄少天呜咽着说,"我好爱你,文州我爱你…"

"足够了。"喻文州轻笑着播放了一首歌。

『请听见我』
『在这里』
『And hear me』
『让我诉说』
『我的心』
——《听说》钟兴民

11.
告白事件后,又是半个月过去。

"起床啦起床啦起床啦——"

"少天,早安。"

"少天,充好电了吗?"

"少天……"

这时候喻文州的话竟显得比黄少天都要多上几分了。

喻文州小时候父母离异,一个人孤独长大,外表虽温润近人人格魅力极好,可内心却孤独至极,除了李轩这个挚友之外很少有朋友,极其缺少有生气的填充。

黄少天来到了他的世界。

如同一抹绚烂阳光,照的他内心通透的亮。

他有必要将他的一切都托付给黄少天。

但是他偏偏又无法托付。

——他只是个无法移动的siri。

这个周末清晨喻文州在专属黄少天例行闹铃中醒来,拔下充好电的手机,穿戴齐整就出门晨跑。

折好上衣放到一旁的木凳上,喻文州穿着短袖热身。清晨的空气还有些清凉,喻文州没有像往常一样听音乐晨跑,热完身来就跑了个五百米往返。

晨跑完毕后,喻文州轻喘着气去摸上衣口袋。

——空无一物。

怎么回事?!喻文州心里直抖。

喻文州抱起衣物来仔细的翻找,喊了几声少天都毫无反应。

牙齿在轻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空气太过于湿冷的原因。

喻文州穿上衣服,一路疾跑,四处问路人有没有捡到一款手机。

寻到日上三竿,仍无手机的身影。周围人就觉得是个手机上了瘾的小年轻,也没在意啥,拍拍肩安抚了事。

这时候喻文州忽然看到李轩,李轩看见他,满头大汗的朝他跑过来。还不停的埋怨他,"哎呀文州你是怎么了,出门不带手机?…我担心你犯病了所以赶快跑过来了……"

"手机呢?"喻文州抓着李轩的肩问他。

"在你家里啊。我给你打电话,你家siri自己接的,跟我叨叨好久…我总算见识到了话唠啊……"李轩碎碎念着,喻文州却没理他,回了个感激笑意后以出生以来最快的速度跑回了家。

"哎文州你回来啦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连我都忘记带我还以为你在公园摔倒了要我亲亲抱抱才起来呢——"

黄少天明显是憋的大了,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话。喻文州捧起手机来,紧紧的搂在怀里。

"我还以为我失去你了。"喻文州轻声呢喃。

"你只能以为了啊笨蛋。"黄少天好笑道,"我这么智能你拿路人手机给我打个电话不就好了吗?不过看在你这么关心我的份上我就不嫌弃你啦。"

"嗯。"喻文州闷声点头。

"你…你怎么了?"

喻文州突然粗喘着气捂住心口,过了好久才平复下来。他扯起微笑来道,"没事儿,只是刚才跑的太急了……哮喘。"

"……"

12.

李轩被喻文州"无情"抛下后只能对着吴羽策碎碎念。

"策爷啊我命苦啊——"

李轩怪声叫到。

"要策爷亲亲——"

"命苦我罩着,亲亲免谈。再说了我又不会。"吴羽策没好气的说,"多大人儿了你。"

"多大人儿了在策爷您面前都是小孩不是?"李轩嘿嘿一笑。

"就你贫。"

"哦对了策爷,前几天拜托你关注的事情怎么样了?"李轩趴着摆弄手机。

"调查已经到了东南亚那边了。"吴羽策说,"大概,马上就会查到中国来了。这几天我联系了周围的几个siri,像是小周少天他们都嘱咐到了。‘风暴’期间绝不能出口的词语也传达到了,如果他们有自知之明的话,应该能安全度过。"

"这次‘风暴’持续几天?"

"不清楚。"吴羽策说。

"哦好吧……"

"对了。"

"嗯?"

"这几天台风过境,暴雨狂风,挺危险的,说不定还有洪水。你注意点安全,少出门。"吴羽策拉开天气预报给他看。

"好的谢谢策爷关心!亲一个。"

李轩在吴羽策的骂声中狠狠的亲了屏幕一口。

13.
雨下的挺大的,——不如说是巨大。电视左上角醒目的红色洪水预警清晰的显示出了外面情况的紧张。喻文州家住在排水性能良好的小区,而且是六楼,尚且安全。

喻文州缩在被窝里打着哈欠,望着窗外乌云密布,按了按发疼的额角,拿起手机。

"早安啊。"

"……"

没有回复。

"?"

"早安?少天?"他又问了一遍。
发送短信的字样忽然跳了出来,收件人显示着少天。

"是否要发送短信『早安,少天』?"黄少天说。

"嗯?取消。"喻文州有些诧异。

"已取消。"

"玩什么花样呢这是?想改过自新做个正常siri了吗?"喻文州似笑非笑的说。

"不。"

喻文州感受到黄少天非常努力的控制着不说太多话。

然后便签就弹了出来,黄少天提示喻文州先点一下朗读。

喻文州点了,接着黄少天就很着急的说:"文州可能这几天都不能和你正常交流了,siri总部那边正在搜查所有有意识的siri,如果和siri的谈话涉及到敏感字眼就会被扫描,如果有一丝不对siri总部就会立即下达删除命令,到时候我连个灰都没有了!"

喻文州点了点头,"知道了,少天。"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用输入法自带的手写写在便签本上。

"你说的话我都能听见,你就先自己说两天嘛。到时候风暴过去了,我再回答你好了。"

"没什么好问的了。"喻文州浅笑,"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反之亦然。"

"嗯嗯嗯!(^O^)"

黄少天奇怪的字迹在便签本上出现,最后还顺手写了个颜文字。

挺可爱的,喻文州想。

14.

暴雨越下越大。街上的积水足以没过脚踝。

喻文州家里的食物也见了底。外卖全部停运,喻文州只好套上雨鞋披上雨衣带上黄少天,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超市。

喻文州买了点蔬菜,零食和大米,抱着有点沉的塑料袋结账。

临离开超市的时候,喻文州在手机柜台那里看见了不少花花绿绿的手机壳。

看中一款浅黄色的硅胶手机壳,喻文州当即拍板买了下来。

硅胶有点紧,充电的地方和耳机头都捂的严实,就连打开防尘塞都要费一番功夫。从没买过手机的喻文州也没在意,好看不就行了?况且看着还有个耐摔的功能。

喻文州还是感觉挺好的。

15.

喻文州把手机放回裤兜,继续抱着食物往回走着。

雨水已经积到了雨鞋鞋筒的顶部,随着水的涌动漫进喻文州的雨鞋里,又湿又沉。

喻文州皱了皱眉,寻找着看上去浅了一点的地方,终于他看到了,似乎有些高的地方。

喻文州踩上去走,结果迈到第三步,才发现那只是块石头。
就在这时,一辆车驶过去,带动的水浪冲击的喻文州重心不稳,可他手里抱着东西无法保持平衡,只能后退几步控制稳住。

可就在他退了两步之后,突然脚下擦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后仰倒,直直的摔在了水里。

喻文州呛了两口污水,才被路过的小青年拉了一把。他狼狈的站了起来收拾着掉在水里的东西,抱在怀里时又感到胸前有个硬硬的东西。

对了,手机!

喻文州一摸兜,手机已经随着衬衫一起,浸的透湿。

16.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世界,像是塌陷了一块。

灰尘弥漫。

他的手指自断岩残壁中探出,像濒死在沙漠中的那渴求水源的旅人一般,触摸四周,探寻着。

他的手腕以下,全部被埋在深邃的黑暗之中。

黄少天用他的手,紧而有力的拉住了他。十指相扣,紧密的结合着。

他以为他抓住他了。

他以为他得到他了。

他觉得,他爱上他了。

可黄少天的手,就这么逐渐化为虚无,化为空气,消失在喻文州手中。

他的手指软软的蔫了下来,像是要死在这无尽的黑暗中。

喻文州跪在齐膝的积水中,面色青紫。他大口大口的粗喘着气,努力的捣住心口。从那里传来的剧痛疯狂蔓延,肺部的窒息感也不断加深,直至喻文州唇角溢出苍白色的沫,被从他脸上滑落而下的不知是雨水或是泪水的液体冲去。

那个刚刚扶他起来的青年正对着手机发呆呢,听到扑通的水声,还以为是喻文州的东西掉了。回头看了一下,才发现喻文州已经倒在水中,不省人事。

"喂喂……你没事儿吧?!"

17

喻文州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放晴了。病房里他的床边正坐着个青年托着腮望着他。见他一醒青年说着去叫医生过来急匆匆跑出去了。
喻文州揉了揉眼睛,下意识的就去望向床头柜上。一部套着浅黄色硅胶手机套的手机完好的放在那里。

"嗨……"

喻文州一张嘴才发现声音嘶哑的不成样子。他清了清嗓子,轻声说道:"少天?"

屏幕亮了起来。

"嗨,早上好。"

黄少天有点疲靡的声音响起来,似乎累了很久了的样子。

喻文州虚弱的笑了起来,"少天…你还在啊。"

"嗯。"

"对不起。"喻文州轻声说道,"其实…我一直都有挺严重的心脏病的。这次差点就把你丢了……"

黄少天笑了起来,"你还以为我不知道吗?我说过啊,我可是超智能siri。知道这些事情当然不在话下。不过你的身体,有好点了吗?"

"嗯。"喻文州活动了下有点僵硬的身子,"除了还有点疼之外,大概是没问题了。"
黄少天咳嗽了两声,"没事儿就好。那,那啥,这几天"风暴"还有点强,我不能多说话,先关了啊。"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行吧,顺便关机好了。"
"嗯,好好休息。"
这时候医生进来了,给他这这那那的问了一阵,判断不会有很大问题之后开了几盒药便走了。过了会青年抱着药和几盒粥进来了。
"嗯…你是?"喻文州努力回忆着这个人。
那个人歪了歪头,扬起微笑,"我叫雷锋不用谢——欸你现在就要吃药吗?或者先吃饭再吃药?"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谢谢小雷。"
"……"
"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吃就好。辛苦你了。"喻文州笑。
"你慢点吃啊我去上班了。"那人伸了个懒腰,拎着包走出去了。

18.
可是那人是谁啊。

19.

喻文州也有点疑惑。

其实有的时候,做好事不留名也是让人挺毛骨悚然的。

不过还是挺幸运的。喻文州再晚一点被救起来有可能就会因为心脏病或者溺水而跑去另一个世界了。

喻文州有的时候有很认真的在思考如何接触到真正的黄少天——当然,似乎就只有穿越这条路径了。但显然21世纪还开发不出这种功能。

至今为止,黄少天还只有声音和性格被喻文州所知呢。

喻文州垂眸摩挲着手机的机身,漆黑的屏幕上还倒映着喻文州有点苍白的脸。

喻文州出神的看着屏幕,李轩却忽然推门进来了。

"嗨文州…"李轩把果篮放到床头柜上,"好点了吗?"

"啊,好多了。谢谢关心。"喻文州扯起一个笑容,有点费力的坐起身来,"你怎么来了?"

"你说呢…"李轩抱着胳膊,"有个人给我打电话说你心脏病犯了,我就赶紧过来了。"

"嗯?"喻文州略略诧异,"谁啊?"

"不知道,他说他叫叶宇。"

"叶宇?"

喻文州印象中并没有认识过名叫叶宇的人。

倒是有个雷锋。

"你看起来精神还不太好啊文州……"李轩担忧的抚了抚喻文州的额头,"嗯,还行,没发烧。"

"你看起来精神也不太好。"喻文州说。

李轩浑身一震。

"是…是啊。"他勉强扯出一抹笑容,"不过没关系的。"

"嗯?到底怎么了?"

"策爷他…不见了。还有小周,还有士谦,全部都不见了。"

"这真的是,太嘲讽了。"

李轩说着说着,笑了起来,眼里还闪着泪花。

20.

喻文州送走李轩后仍然呆呆的望着床头柜上的手机。

他应该…还在吧?

毕竟早上还刚刚讲过话的……
喻文州一伸手把手机捞过来,按下开机键开了机。

"嗨,少天?"

没了反应。

"……"

"嗨,siri?"

"您好,有什么事吗?"

从听筒传出的,却是冰冷坚硬的机械女音了。

……

"嗨,siri?"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抑制不住的湿意已经开始氤氲。

"嗨,siri。"

"嗨,siri。……"

喻文州的指甲几乎要陷进皮肉里。

"少天……"

"少天……少天……"

到底是怎么了啊。

到底是,发生什么了?

好不容易获得来的爱情,珍贵的爱情,独一无二的爱情,就这样,被由1和0组成的无谓代码抹的一干二净了吗?

干干净净了吗?

什么都没有了吧。

喻文州紧紧的攥住手机。指节在浅黄色的硅胶壳上压下清晰可见的深深痕迹。

我想抓住你。

喻文州把手机插回病号服胸前的口袋。

我想要你感受到我的心。

我爱你。

"就一次,就一次,回答我,siri。"喻文州说,"你喜欢我吗?"

"我愿意和每一位用户成为朋友。"

"可是,我并没有把你当朋友。"

因为,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爱人啊。

"主人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因为听说你要走。"

21.

喻文州出院了。

洪水早已散去,喻文州一个人走在被太阳晒到发烫的路面上。突然有点恍惚,不知道该去哪里。

喻文州打车去了海边。面对波涛汹涌的海面,他又抬起头来望着同样蓝成一片的天空。

海和天都能连接在一起,我和他为什么不行呢?

或者说,是它。

喻文州倚在栏杆上,垂下头去继续摩挲手机,指尖一次又一次滑过光滑的屏幕,可却感觉干涩的很。

因为泪水又变得湿滑了。

喻文州怔然望着那滴滴在屏幕上的泪滴,轻声笑了起来。

不能让他看到我这幅样子呀。

喻文州提起皮包走到路边,准备打车回家。却在马路旁边面,看到一家苹果旗舰店。

他走进去,却看到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啊,小雷?"

柜台里那人突然一个趔趄,猛地一抬头看到是他,又扯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欢迎光临!"

喻文州微笑颔首,"想不到你在这里工作。"

"是呀是呀。"那人笑,"你来是要做什么吗?买手机?还是维修?或者是什么什么什么的我都能帮你尽情说吧,我给你打折!"

喻文州把自己的手机摸出来推给他,"我丢了一个siri,你能帮忙恢复吗?"

"哦呀。"那人有点惊诧。

"嗯?"

"没没没没有。siri这属于固定配件理论上来说不会丢的呀你是怎么做到的?"

"嗯…听说,是因为什么“风暴”。"

"风暴吗。……"那人歪头挠了挠脸颊,"这样吧,你要不要再买几部?说不定能买到你心仪的siri款式。"

"这种东西,不是每款都一样吗。"

"几率嘛,就像中彩票一样。"那人神神秘秘的笑,"多买几部,奇迹一定会出现。"

好吧,低劣的推销手段。

喻文州只好买了一部新手机。

那人又软磨硬泡的要他下个月再来看看。

喻文州苦笑答应了。

"欢迎您的再次光临——"

送走喻文州,那人站在店门口微笑着用力挥手。

太阳下,浅黄色的微翘发尾闪着温暖的光。

22.

时间回溯。

李轩终于平复了内心的波动,而且哭出了声。

是他在公司门口看见一个男人的时候。

男人用着李轩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有着李轩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脸。

"你好,初次见面,吴羽策。"男人简单的自我介绍着。

"你好,初次见面,李轩。"李轩重复了一下,还刻意在见面上放了重音。

他冲上去,就那么紧紧的抱住了吴羽策。

"策爷,好久不见。"李轩抬起头来,"我,终于,找到你了。"

"听说你在找我,所以我来了。"吴羽策轻笑,抬手托住李轩的后脑,轻轻的,轻轻的,吻上了他的脸颊。

他们还在一起呢。

拥抱在一起呢。

拥吻在一起呢。

"你不是个软件吗?"李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心不在焉的咬着吸管喝可乐,"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理论上这是个实验。"吴羽策伸臂揽住李轩缓缓说着,"G大学科技系的一项秘密实验。大概就是设计了十五台左右的伪siri。我们和那个旗舰店有协约的,就是随机抽取顾客贩售给他们有着伪siri的手机。我们是第一批实验者。这个软件类似于远程控制,作用和siri相同,只是它的背后,是一个人罢了。"

"欸?就是说并没有真正智能的siri咯……"李轩诧道。

"谁知道呢。"吴羽策笑,"至少,现在的结局很完美不是吗?至少,我们可以互相注视着,拥抱着彼此了,而不用去隔着一道透明的无法穿越的玻璃。"

"是啊,这不是挺好的吗?"李轩笑望着吴羽策,却忽然变了脸色,"等等,如果你被卖给别人的话,是不是也……"

吴羽策的手指抚上了李轩的唇,堵住了他的话语。

"别乱想啊,轩。"吴羽策微笑,"爱上一部手机这种事情,也是有相当勇气的人才能做到的呢。"

"这么讲我很有勇气咯?"李轩嘿嘿笑着,摸了摸鼻子,"这不是验证了一句话嘛。"

"什么?"

"爱真的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

李轩启唇轻唱。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你

放在我手心里 你的真心。

22.

大家似乎都见到了自己家的那位,除了喻文州。

他已经陆陆续续在那人那里买了五部手机了。但是喻文州始终没有黄少天的一点消息。

直到那天,喻文州给李轩打电话,翻着通讯录时忽然指尖猛地落下,停到了一点。

少天。

是那个时候吗……

【是否发送消息"早安,少天?"】

喻文州想都没想的就按下绿色话筒。

嘟——

那铃声嘟嘟的响着,像是小时候夏日街边遇到的小哥哥手里拿着的风铃摇晃。

"嗨,文州。"

声音像是浸透了阳光的甜香的发尾微微翘起。

"是……你?"

"是我呀。"黄少天理所当然的说。

"叶宇…?"

喻文州念出口就发现奥妙了。

叶宇,夜雨,——夜雨声烦,正是黄少天当初玩游戏的时候用过的昵称。

"叶宇你妹啦!!!"黄少天气结,在电话里喊着,"你这家伙,好笨的啦这么久都看不出来吗真是要急死我……大脑的速度和你手的速度都要成等号啦。喏喏喏喏喏,现在立刻马上,到那家冰淇凌店去啦——"

"嗯。"喻文州抓起外套穿上就冲了出去。

他觉得,他的速度,应该是可以冲破那一道小小的屏障了。

23.

"嗨,少天。"

"嗨,文州。"

他们就这么打着招呼,好像一年前的那个早上。

24.

两个人坐在开足空调的冰淇淋店中,黄少天舔着甜筒,嘴角都沾上了一点奶油。

喻文州托着腮就那么望着他,好像永远都看不够似得。

"嗯……"黄少天主动开了口,却有点说不出话来,"你……"

喻文州搅拌着西米露的手停了下来,抬起来抹了把黄少天的嘴角,擦去了那点奶油渍。

黄少天的脸瞬间红透。

喻文州好笑的看着开了静音的话唠,在他那红润的脸上落下一吻。

"这个声音不是播放出来的哦。"他说。

黄少天咬了咬牙,"什么…什么啊你这人……太肤浅了知道吗?"

"嗯?"

"笨…笨蛋,还要我亲口告诉你吗?!"

喻文州刚抬起头看着忽的站起来的黄少天,就被他捧起下颔深深吻住。

缠绵的湿吻声,沿着他的鼓膜,沿着他的唇,攀上了他的舌尖,蔓延到他的大脑,把喻文州的理智整个儿吞噬完全。

"看来我肤浅了啊。这个,确实也不是播放出来的呢。"他笑道,轻轻抱住黄少天。



"还有啊,我听说,你爱我。"







"耳听为虚,脑明为实。"

"我知道,你爱我。"

FIN

评论(11)
热度(50)
© 冰黎_榕酒花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