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我是榕酒,画外人是花茶。

暴躁非典型著名方便面编织家,皮下是头铁嘴倔绝不梳毛聊天鬼才三花猫。

墨香相关因为琐事而坚决退坑永不复出更新,但是不会忘记当时在这个圈子里的那份快乐,文不会删,取关随意,只写自己喜欢的东西。

讨厌风波,也讨厌随波逐流。

目前所在的坑:

女神异闻录3  cp荒垣真次郎x男(女)主,真爱也是这俩人。冷坑,咕咕咕。
我永远喜欢结成理.gif
我永远喜欢荒垣真次郎.avi

恶狼游戏 刚玩不太熟,目前很喜欢的 cp 朋雪朋,伦洸伦
我永远喜欢森伦太郎.ppt

最终幻想14  bl吃龙猫,gl吃精猫,bg吃人龙
我永远喜欢奥尔什方.word

月刊少女野崎君  cp野佐  堀鹿  鹿御  野御 月(男体)松 跨剧组cp爆豪x御子柴(同cv)
我永远喜欢佐仓千代.pdf

小绿和小蓝  绿蓝 永灰 灰蓝 灰绿 灰亚麻 灰维
我永远喜欢灰羽.wav

接受各种安利,不听任何撕逼

我永远喜……喜欢跳坑.jpg

【喻黄】听说(siri paro)【19-21】

喻黄 siri 19-21
我又拖更了对不起嘤嘤嘤qwq下章完结

19.

喻文州也有点疑惑。

其实有的时候,做好事不留名也是让人挺毛骨悚然的。

不过还是挺幸运的。喻文州再晚一点被救起来有可能就会因为心脏病或者溺水而跑去另一个世界了。

喻文州有的时候有很认真的在思考如何接触到真正的黄少天——当然,似乎就只有穿越这条路径了。但显然21世纪还开发不出这种功能。

至今为止,黄少天还只有声音和性格被喻文州所知呢。

喻文州垂眸摩挲着手机的机身,漆黑的屏幕上还倒映着喻文州有点苍白的脸。

喻文州出神的看着屏幕,李轩却忽然推门进来了。

"嗨文州…"李轩把果篮放到床头柜上,"好点了吗?"

"啊,好多了。谢谢关心。"喻文州扯起一个笑容,有点费力的坐起身来,"你怎么来了?"

"你说呢…"李轩抱着胳膊,"有个人给我打电话说你心脏病犯了,我就赶紧过来了。"

"嗯?"喻文州略略诧异,"谁啊?"

"不知道,他说他叫叶宇。"

"叶宇?"

喻文州印象中并没有认识过名叫叶宇的人。

倒是有个雷锋。

"你看起来精神还不太好啊文州……"李轩担忧的抚了抚喻文州的额头,"嗯,还行,没发烧。"

"你看起来精神也不太好。"喻文州说。

李轩浑身一震。

"是…是啊。"他勉强扯出一抹笑容,"不过没关系的。"

"嗯?到底怎么了?"

"策爷他…不见了。还有小周,还有士谦,全部都不见了。"

"这真的是,太嘲讽了。"

李轩说着说着,笑了起来,眼里还闪着泪花。


20.

喻文州送走李轩后仍然呆呆的望着床头柜上的手机。

他应该…还在吧?

毕竟早上还刚刚讲过话的……
喻文州一伸手把手机捞过来,按下开机键开了机。

"嗨,少天?"

没了反应。

"……"

"嗨,siri?"

"您好,有什么事吗?"

从听筒传出的,却是冰冷坚硬的机械女音了。

……

"嗨,siri?"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抑制不住的湿意已经开始氤氲。

"嗨,siri。"

"嗨,siri。……"

喻文州的指甲几乎要陷进皮肉里。

"少天……"

"少天……少天……"

到底是怎么了啊。

到底是,发生什么了?

好不容易获得来的爱情,珍贵的爱情,独一无二的爱情,就这样,被由1和0组成的无谓代码抹的一干二净了吗?

干干净净了吗?

什么都没有了吧。

喻文州紧紧的攥住手机。指节在浅黄色的硅胶壳上压下清晰可见的深深痕迹。

我想抓住你。

喻文州把手机插回病号服胸前的口袋。

我想要你感受到我的心。

我爱你。

"就一次,就一次,回答我,siri。"喻文州说,"你喜欢我吗?"

"我愿意和每一位用户成为朋友。"

"可是,我并没有把你当朋友。"

因为,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爱人啊。

"主人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因为听说你要走。"


21.

喻文州出院了。

洪水早已散去,喻文州一个人走在被太阳晒到发烫的路面上。突然有点恍惚,不知道该去哪里。

喻文州打车去了海边。面对波涛汹涌的海面,他又抬起头来望着同样蓝成一片的天空。

海和天都能连接在一起,我和他为什么不行呢?

或者说,是它。

喻文州倚在栏杆上,垂下头去继续摩挲手机,指尖一次又一次滑过光滑的屏幕,可却感觉干涩的很。

因为泪水又变得湿滑了。

喻文州怔然望着那滴滴在屏幕上的泪滴,轻声笑了起来。

不能让他看到我这幅样子呀。

喻文州提起皮包走到路边,准备打车回家。却在马路旁边面,看到一家苹果旗舰店。

他走进去,却看到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啊,小雷?"

柜台里那人突然一个趔趄,猛地一抬头看到是他,又扯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欢迎光临!"

喻文州微笑颔首,"想不到你在这里工作。"

"是呀是呀。"那人笑,"你来是要做什么吗?买手机?还是维修?或者是什么什么什么的我都能帮你尽情说吧,我给你打折!"

喻文州把自己的手机摸出来推给他,"我丢了一个siri,你能帮忙恢复吗?"

"哦呀。"那人有点惊诧。

"嗯?"

"没没没没有。siri这属于固定配件理论上来说不会丢的呀你是怎么做到的?"

"嗯…听说,是因为什么“风暴”。"

"风暴吗。……"那人歪头挠了挠脸颊,"这样吧,你要不要再买几部?说不定能买到你心仪的siri款式。"

"这种东西,不是每款都一样吗。"

"几率嘛,就像中彩票一样。"那人神神秘秘的笑,"多买几部,奇迹一定会出现。"

好吧,低劣的推销手段。

喻文州只好买了一部新手机。

那人又软磨硬泡的要他下个月再来看看。

喻文州苦笑答应了。

"欢迎您的再次光临——"

送走喻文州,那人站在店门口微笑着用力挥手。

太阳下,浅黄色的微翘发尾闪着温暖的光。

TBC

评论(8)
热度(29)
© 冰黎_榕酒花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