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榕酒花茶,有时候叫程绚。
写破段子,偶尔画破画。
无限拖延症进行时,但是我很可爱,请尽量不要取关(?

【双花】携君繁花 上

双花 《携君繁花》
微古风 架空。

荨荆城已经有十多年没出现过繁花了。

四月,本该是花正盛的季节,可荨荆城内成千上万株的各式花卉,迎春、碧桃、海棠等等等等,都像是约好了般紧闭着花苞就是不开。宫廷花园里早已遍布杂草,甚至连自己家种植的盆景也没再开放。

可十年之前,荨荆城是以花城闻名整个耀朝的。每至春季,大花小花,红花粉花,桃花樱花,百花齐放,姹紫嫣红。就是隔着数十里都能嗅到浓郁的花香味。那时候荨荆城热闹的很,大街上叫卖各式花卉制成的美味糕点小吃的商贩络绎不绝,满城溢着花的香甜。

花香透骨。

游人如织,配上满城的花儿,景色足以让人无酒自醉。

那时的荨荆城,据说是受了花神护佑。

城内第一家族孙家后院中有株碧桃,自孙家创始以来便存在于那处了。它见证了荨荆城从偏远落后的小镇建至繁荣昌盛的花都。

它也是现在唯一一株绽了花的树,只是那花朵朵残缺,花蕊低垂,风吹几吹便散的七零八落。

树干上有着刺眼的干涸血迹,暗红色隐在枯棕树干中,似是在诉说着那年往事。

****

二十年前,荨荆城,春。

"大少爷您别跑了喂…下来!"

孙家刚及冠的大少爷孙哲平,此刻正盘腿坐在孙家屋顶的木脊上,托腮望着荨荆城的春日盛景。

"就不。这儿舒坦的很。"孙哲平扬起两道剑眉,偏头过去不看屋下管家刘叔。目光刚好落到后院那棵碧桃,最顶上那朵独一无二的金线碧桃已经绽开了花儿。

"哼哼。"孙哲平纵身一跃,不理刘叔的大喊大叫,直接跃上墙头,"老刘叔,我可不用你说了,会注意安全的。"

老刘苦笑着点点头,"行吧,大少爷长大了,老刘头管不了咯。"语毕便转身去伺候更麻烦的二少爷了。

"慢走不送啊。"孙哲平冲着他背影扬起一笑。

孙哲平拍拍掌上灰尘,沿着墙体轻身疾行几步,轻巧的跳起落在碧桃那根最粗壮的枝子上。孙哲平嘿嘿笑着用手攀住树皮,左右开弓的爬起了树,目标直指树顶那朵刚绽的花儿。孙哲平三步两步就爬到了顶,瞄准了那朵花儿挥掌去采。

眼看那朵花连接着枝干的短茎就要被捏住,空气中忽然传来气急败坏的骂声,紧接着一只纤细白皙的手从空气中出现,紧抓住了孙哲平的手腕,"丧心病狂啊你!"

手的主人缓缓出现——那是个极美极美的男人,也是这棵千年碧桃的花妖。花妖长的真是美艳至极,偏又生了双勾人的桃花眼,甚是动人心魄。若是个真人,叫城内那些待嫁小姐们看去,前来求亲的队伍定是能从孙家大院排到城外。

不过这花妖自眸下寸许开始就被一块鸦青色淡纱遮盖住了,更是增添了些许神秘的韵味。眉心处以朱砂点出朱红的三瓣桃花,衬托出几分红润气质。
花妖身着一袭素色白纱袍,是普通人家的款式,袍脚却极长,垂下能达三尺之多,如同帘子一般随风飘扬,遮住了他一双裸足。

孙哲平说他就是一小佳人儿的模样,宛在水中央啊。

可惜这妖总是以半透明的面目见人,不肯给他看实体,任孙哲平给好奇心挠的肝颤也不为所动。孙哲平也一直未见过他全部面容。

这桃花妖虽极美,却是留着及肩短发——这在这个时代真的是短的了。他的发量是以花开的繁盛程度决定的。花开的越盛,他的发便越长越美,衰则反之。当然这妖还可以用妖术为自己幻化出翩翩长发,可他从不做这事。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这花妖太过于懒惰,对形象真是不甚注意。

花妖虚踹了孙哲平一脚,旋即飘起来懒洋洋的躺卧在金线碧桃所在的那根枝条上,还支起一只手来支撑着头。花妖慵懒的眯起那双桃花眼,有些警告的目光投向孙哲平。

"我警告你啊,再摘我这朵花我就让这整个城今年都不开花!"他扬起高傲的笑。而在孙哲平看来,这实在是……蠢。

"行了,知道你有本事。"孙哲平用力一踹树干,看到花妖吃痛的表情嘿嘿一笑,施然跳过去坐在他旁边。

"你……"花妖呲牙咧嘴的张牙舞爪,"我可是花神!花神!你居然对花神不敬!信不信我告诉你父亲!"

"他又看不见你。再说你又不是个神,只是个花妖不是吗?"
"我说是就是。"花妖傲娇的说,"托梦什么的对本花神来说容易的很。到时候你被你爹追着打我可不管。"

"张佳乐你又欠收拾了?"孙哲平瞥他一眼。

"啧。"张佳乐驱蚊虫似得摆摆手,"没大没小。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我不欺负小孩子。"

"你说谁是小孩子?"

"我可是比你大了千岁。我还没计较我可是你祖宗辈的。"张佳乐打了个哈欠,"有事没事,没事儿我就睡会儿去。"

"就知道睡。"孙哲平白了他一眼,"你这冬天不会也睡觉去了吧?怎么找都找不见你。差点都想把你这树砍了。"

张佳乐吓得一连说了三个别,打着哈哈坐起来靠在他身边,两条腿还一前一后的晃悠着,"小动物要冬眠我也要冬眠了嘛。不冬眠怎么开花?"

"冬眠?"孙哲平没好气的道,"你当我白痴吗。你是花妖又不是花灵,贪睡就直说啊。"

"那又怎样!"张佳乐舞拳头,"反正你也就找我聊聊天呗!"

孙哲平淡淡道:"我明天就要出征了。至少半个月回不来。"

张佳乐闻言沉默了。晃动的双腿也停了下来。

孙哲平也是十年来第一次看到张佳乐如此落寞。

* * * *

孙哲平是在十岁的时候认识张佳乐的。这期间孙哲平从未离开过荨荆城,自然也代表没离开过张佳乐。

十年前那时候孙哲平还是个小屁孩,淘气不说还特别任性。好听点说是狂傲,往不好听里去那就是傻。

孙家的管家老刘头训练着孙家上下二十多个青壮子弟的。孙哲平打小力气过人,武功出众,孙父便也把他安排在了这个队伍里。老刘自孙哲平出生起便最喜爱这个大少爷,对她的生活也要求的颇严格了些。不为别的,单是想让这大少爷之后出征边塞时,存活能力强韧些。

当时年仅十岁的孙哲平哪经得起比对待成年壮汉还严苛的训练?

好说歹说还是训练了一个月,再说什么孙哲平都不去了。孙父大怒,持着竹尺追着去打。小孙哲平抹着眼泪逃跑,却在孙家大院里迷了路,就到了后院。

小孙哲平也懂得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这眼泪……怎么都停不下来呢?

袖子都被眼泪浸湿大半了。

小孙哲平也倔,就是不哭出声,就单抹眼泪,想着父亲,越想越气。

太过分了!

孙哲平这么想着,站起来对着那棵碧桃的树干狠狠踹了一脚。

力气过人的他竟踹的这几人合抱粗的碧桃树一阵摇晃,一个人影惨叫着随着纷纷扬扬的花瓣残花落了下来。

小孙哲平是在漫天的桃花雨中,第一次见到了那个美的动人心魄的人的。

那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灰,转过身来对他怒目而视。

啊……瞪人都这么好看。

孙哲平也是心直口快的主儿,当即傻笑着说了句,姐姐你真好看。

"你才姐姐!你全家都姐姐!"

就晒个太阳睡个午觉!都能被这小孩踹掉下来,还被叫了姐姐?!!

"看清楚!小爷我纯爷们!纯的!"那人炸毛,好看的柳叶眉蹙在一起,桃花眼中满是怒意。毫无外表该有的风度,他叉腰大喊着。

可看在小孙哲平眼里,却越发美好。

孙大少就喜欢这种,长得漂亮又硬气的。

"哥哥你真好看。"小孙哲平破涕为笑,"你嫁给我吧。"

"那是…哈啊?等…等等!?你说什么?"

"就这么定了!"

"定个屁??"

小孙哲平抹了一把鼻涕,很郑重的从地上拾起一枝刚落下的花儿,双手捧着递给他。

"你嫁给我吧!"

"你做梦!"

那人气的脸色发白,一摇身消失在空气中。

被讨厌了。

小孙哲平哇哇叫着冲了上去,对着树干又是打又是捶又是踹,树干一震一震的,花瓣雨般落下。

"啊好好好好好别打了小祖宗我答应还不成?"

那人鼻青脸肿的出现,一把抱起他。孙哲平又举起那朵花,甩到他脸上。

"我不管!你不要也得要!"

"行行行。"

那人哭笑不得的看着那朵被他攥焉的花。

"你嫁给我!"

"好好好。"那人无奈应和道,"小孩儿,你叫什么名字?"

"孙府大少爷,孙哲平,你呢?"

"桃花妖,张佳乐,幸会。"

"哇呀你是妖?"

"是啊。怕了吗?"

"哼,很有趣嘛!"小孙哲平扬起下巴。

"……"

这之后无论寒冬酷暑,刮风下雨,孙哲平都要跑到后院和张佳乐唠一会儿。

张佳乐懒洋洋的听,充当睡前故事;孙哲平蛮认真的讲。不过孙哲平不外乎就是谈雄心壮志。有时候张佳乐也会看孙哲平在院中练剑,重剑在他手中灵巧自如,舞舞生风。

两个人就这样,一起过了十年。

****

"不舍得我?"孙哲平问。

"嗯。"张佳乐垂下头去。

孙哲平露出笑容,"你可是要嫁给我的人,不舍得是应该的。"

"滚。"张佳乐言简意赅,"谁要嫁给你。"

"你啊。"孙哲平笑,"十年前,你说过要嫁给我的。"

"我是男人,况且,还是个妖。"张佳乐激动的说,"人妖殊途,你又不是不懂!"

"哪里殊途?本就活在一个世上,相爱便是了。"孙哲平用力抱住张佳乐,在他耳边轻声道。张佳乐挣扎几下没挣开,也就不再挣扎,安静的任孙哲平抱着他。

张佳乐望着孙哲平的面容,看他眉宇间无法掩饰的狂傲英气,任它印在自己脑海当中。

"待那时。"张佳乐抓紧孙哲平的袖子,"君携满城繁花而归。"

"嗯。"孙哲平笑着伸出拳头来停在半空,"定也。"

张佳乐卷卷肥大的袖子,用纤白的拳和他的对碰。

孙哲平展拳为掌,一把握住张佳乐的手。张佳乐不躲闪,半垂着眸反手握住。孙哲平握着那只手放在自己心口上。

"乐乐……"孙哲平缓缓开口。

"嘘。"

张佳乐突地挣开,用手捣住他嘴,"你先别说话。"

张佳乐收回手来,飘身浮起来,飞到了树顶那朵金线碧桃处,探手将它轻轻摘下。

花梗被拽断的轻轻声响,清晰的传到孙哲平耳中。

"你……?"

孙哲平疑惑。

张佳乐轻笑着飘下来,把花抛到他怀里。

"小心点儿,拿好了啊。"

孙哲平捧着那朵花,抿唇笑着将它贴身放好。

"你就不怕我弄坏了?不是一年才结一朵金线碧桃吗。说起来,这可是你送我的第一朵花。"

"好好保存着就成。"张佳乐摆出神情凝重的样子,"弄坏了说不定我会死哦。"

"不会的。"

"那就好,我等你。"张佳乐露出笑容,桃花眼弯出弧度。

第二天孙哲平果真离去了。

张佳乐干脆回到树里睡起大觉。

没人打扰他,他也乐的清闲。
终于在他睡下二十天后,孙哲平归来了。

桃花开的盛极,已然全部绽放。风略一吹便能激起层层花浪。花香充斥着院子,孙哲平默然走到树下,仰望着满树桃花。

"我回来了。"

***

孙哲平,携三万轻骑一万重骑出征叁陵城。

叁陵虽是小城,可因地势险要,防守也算牢固。

年轻的少将军手持重剑葬花,身披楼兰金甲,率两万轻骑五千重骑,半个月时间就将叁陵城杀了个七进七出。最终叁陵城上下六万兵将,无一幸免。城内只余五千老幼妇孺。血流成河,尸首如山。

孙哲平站在盛开赤色海棠的悬崖上,睥睨着崖下那座死城。肃杀的血腥气随着火光染红了半边天。

剑出无敌,人狂傲世。

自此一役,孙哲平被封为天下第一狂剑。

繁花血景,威震天下。

少将军倨傲的直立于大殿,拒绝了百花帝给他封地的请求,要了出征岚宇城的虎符,另要了半天假期,归至家去。

他并未更衣,身着浸血的铠甲便奔至后院,仰望满树碧桃。

"好一树繁花。"他赞叹。

"好一场血景。"张佳乐怒气冲冲的看着孙哲平。

他做了什么?身上的血这样厚?

"只是一城罢了。"孙哲平淡淡道。

"伤及无辜会引来劫数的!"张佳乐气结。

张佳乐从来没有想到,孙哲平杀起人竟疯狂如斯。

善恶终有报。孙哲平这次,到底是有些过了。战争,不应该涉及太多无辜平民的。

张佳乐用了妖术,瞬移去琉星城寻找故友。

孙哲平淡淡的看着张佳乐离去,自己也落寞的离去了。

花妖找到了琉星城的树妖医王杰希

递了壶新酿的碧桃酿后张佳乐求王杰希给孙哲平算上一卦。

王杰希翻开纸符,掐指一算。

"断腕之灾。"

待张佳乐取了卦象急匆匆赶回去,孙哲平早无了踪影。
TBC

评论
热度(26)
© 冰黎_榕酒花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