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榕酒花茶,有时候叫程绚。
写破段子,偶尔画破画。
无限拖延症进行时,但是我很可爱,请尽量不要取关(?

【喻黄】听说(siri paro)【7-9】

——在精美玻璃柜子里以美丽姿态看着你的我
绝不只是因爱慕而产生的玩具而已吧?
【突然想起之前写的手办之诗 就丢在前面】
喻黄 siri 7-9

7.

"文州——"

黄少天的小话筒闪烁起来。

"怎么?"喻文州正在做菜,切的均匀的青菜在锅里翻炒着,发出淡淡的菜香和油香。

"我突然觉得我要是人就好了哎。"黄少天幽怨的声音传过来,"摄像头完全无法自我转动——看不到你的脸了啊文州!文州!"

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你非要我变成低头族一天到晚注视着你吗。"

"是吗。"黄少天说,"这么想我只是个siri而已……劳不着主人这么操心对吧?"

"别乱想。"

喻文州摇了摇头,把菜倒到盘子里面端到餐桌前,又把手机拿好,插在领带与胸口的缝隙里,拉紧领带的结。

"你现在,可以和我看到差不多相同的东西了,是不是觉得自己大概是成为一个人了?"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那我可以用语言操控你吗?"

"可以啊。"喻文州笑了笑,嗓音一变,用奇怪的机械音说道,"我现在,是黄少天,的专属替身啦。"

黄少天笑了好一会儿,才很认真的说道:"喏,先拿起筷子。"

喻文州照做。

"夹起一粒花椒。"

"?!!!"

喻文州还是照做了。

"嗯,吃掉它。"

"机…机器人没电了。"喻文州苦笑。

黄少天的大笑声夹杂着喻文州的轻笑,打着旋儿飞出了窗外。

8.

喻文州在看电视,黄少天也跟着看。他现在的王位由喻文州的领带上转移到了喻文州的上衣口袋。

这里,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心脏的搏动。

黄少天暗想着,自己打开了健康指数检测。

"很费电啊,少天。"喻文州轻笑,"嗯…我可以把这个理解为你在关心我的身体吗?"

"正解。"

黄少天从音乐库中拖出喻文州专门为他下载的各种音效。什么锵锵锵锵,什么响指,甚至还有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喻文州都为它准备齐全了。

"其实啊文州,我总觉得你身体有点问题。"屏幕上健康指数检测的小黄灯一闪一闪的,喻文州不动声色的按下了主页键微笑起来。

"西装太厚了。"

他解释道。

"ummmm好吧其实我有时候也感觉这些app啊瞎鬼扯。我上次还在应用商店看见了与鬼聊天的相机呢!"

"对了少天。"喻文州忽然想起来,"我打的电话或者发的短信,你都能看见或者听见吗?"

"不能啊。"黄少天无奈的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可以帮你查找你曾经发过的短信和通话记录或者是帮你打电话发短信什么的。"

"嗯。"

"什么嘛你还怕我监视你隐私?!"黄少天不满道。

"不是。"喻文州抚了抚手机屏幕,"你想知道我都会告诉你的。"

"我想知道你的大脑究竟是什么构造。"黄少天哼哼着。

"大脑,小脑,脑干?"喻文州努力的回忆着,却发现自己的生物知识基本为零,吐了吐舌头笑起来,"不需要吧。你自己上谷歌看一下不就好了吗?"

"哈啊我当然知道那种事情啊。"黄少天嘟囔着,"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大脑里都在想些什么罢了。"

"都在想着你啊。"

"欸?什么?!你说太快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没什么。"

9.

G市忽降大雨。

喻文州撑着伞急匆匆的挤上公交车,人挤人涌中终于找到了后面略微稀疏的地方。喻文州紧拉着把手掏出手帕纸来擦干手上水渍,才把放在最里面的兜中的手机掏出来。

插上耳机,喻文州轻笑着问:"没事儿吧少天?"

"性能一切正常。"黄少天不停的切换着窗口,"你怕啥?"

"没怕。今天风刮的急怕湿着你。"喻文州解释道。

"嗯哼?"黄少天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清脆的少年音带着诱人的语气撩着喻文州的神经,"那我是不是该,奖励你一下?"
"……什么?"

"就在刚才啊,用你的什么流量,好辛苦的找了几段音频。"

黄少天嘟囔着,打开了音乐软件。

轻轻的亲吻声沿着耳机线直击喻文州大脑。

"啊……"喻文州眨了眨眼睛,眼角有些湿润。

"还有这个啊——"

湿吻的缠绵声。

"啊?"喻文州有点懵。

"诶诶诶诶你不喜欢吗?!"黄少天惊恐的关闭了音乐,接吻声戛然而止,"我看谷歌上说和喜欢的人要接吻来着……啊啊啊不是听我解释我……"黄少天语无伦次的说着。

"不用解释了。"

喻文州握着手机的手抬起来,在前置摄像头上落下轻吻。

"像这样。"

摄像头清晰的捕捉到了那人微勾的嘴唇贴上的镜头。

你的爱带来的可不仅是无法对光带来的漆黑。
黄少天想着。

TBC

评论(2)
热度(27)
© 冰黎_榕酒花茶 | Powered by LOFTER